镇江黛玉行,赊取松醪一斗酒

2019-09-14 17:14栏目:文学小说
TAG:

那人虽已易容,但分明就是杜方柠——原来她究竟还是改装前来,不惜以尊华之身,亲临恶战,欲挽回她城南二姓在这世路险恶中的恶运了。 那边卷棚中洛阳王忽然抬眼,就是刚才的险争恶斗也没有提起他这么高的兴趣,他一眼就向对首杜仲看去。杜仲面上却木木的全无表情,洛阳王的表情里却大有一种残忍的玩弄意味。韩锷见了,只觉心头怒火一冲。 场中瞿立却道:“方……方公子,在下还有力再战。” 杜方柠的眼神中一半是关切,一半却是悲冷。她只轻轻摇摇头。那瞿立怔了下,感受到她的关心,只有走下场来。才上场的人却怔在场中,半晌才回过神来。他望向杜方柠方向,开声问道:“不知却是哪位上场?” 他目光一凝,挑畔般的道:“是阁下吗?” 场中一时一静,适才真正的高手之争已打消了大多数人上场的主意。韩锷与小计立足的旗杆下,却有一个少年低声道:“师傅,那洛阳王的人太狂了,我上去收拾收拾他们好不好?”那老者却道:“你也不看看什么局势。这里是洛阳王与城南姓韦杜之争,你想一齐得罪两边的人,你就上去吧。” 那少年果然就不说话了。韩锷下望一眼,却还认得……他正要跟余小计说话,却见杜方柠身边果似已没什么人,那“断纹”武鹫想来还不到该出场的时候。瞿立一挺身,就待上场,场外却忽有一人如大鸟般纵来,声音苍嘎,嘶嘶地道:“我来斗你!” 那人来势好生威凛。他所处极远,犹在场外数十丈之距,似乎适才就坐在马棚里。这时却凭空飞来。他一上场,那先在场的人就愣住了,不只他愣,连场外的区迅也愣住了,甚或主考棚中的路肆鸣都愣了,小计更是在刁斗上一声低呼:“啊!居然是、利大夫!” 韩锷心里一动,他终于明白了!那利大夫、利与君才是洛阳王府里最后的一张王牌。也是,他名号“无双士”,当今天下,有他出手,除非紫宸中人出马,只怕少有人可与他争这龙华会中的鳌头了。 洛阳王府中人想来没想到他会这么早现身,韩锷却不由心中一敬:此老果然不愧“无双士”的名头,他料来不屑于为区迅所控,以车轮战术为自己首先清场,拖垮他们今日的大敌城南姓。他为欠洛阳王的情份,不得不战,但就是战,他也要战得个光明磊落。韩锷心头一惊,情知,有他出场,那“断纹”武鹫只怕今日已全无机会了。 在场人也万没料到这等一等一的高手也会动兴前来参与这龙华会之争。也是,这九门提点之职对于利与君这样的人来说,只怕是不成其荣反成其辱的。那利与君本答应的也是今日与洛阳王压场,他是他们今天最后自期必胜的王牌,如不到最后紧要关头,原也不必一定要亲自出场的。洛阳王府的人自有还可以与武鹫一搏的人,也有不少图谋此一职位的亲近子侄辈。所以他一出场,不只外人,就是洛阳王府中人也是一惊。 但那利大夫分明适才见了瞿立风采,敬他还是个有种的汉子,不忍眼见城南姓今日这么不明不暗的倒在围攻之下,所以宁愿给他们一个磊落而败的机会,这不能不说是他的一念血性。韩锷在刁斗上正自沉思,底下那场中那洛阳王的嫡系见已无可挽回,只有低声道:“利老,在下请教了。” 他心中全无求胜之意,只求走个过场,三招两招,就已在利大夫的“龙鹤爪”下败下阵来。利与君望向武鹫,冷冷道:“定局之时已到,该上来的就上来吧。” 他这一望,韩锷才认清了武鹫是谁。利与君此话格外狂傲,但其实却是给对方公平一搏之机。武鹫面色一变,手心出汗,他面对此老,也是毫无信心,更想不到洛阳王居然有这么大面子请动他出手,这是他事先、包括杜方柠事先也万没料到的,如此一念之下,心下已虚了。 瞿立一站而起,对杜方柠道:“我上去拖他一拖。” 杜方柠却面色寒白,有利与君出面,今日城南姓只怕已注定一败涂地了。她的脖颈却忽然一仰,还是无意间习自韩锷的每临大敌突增傲气的不自觉动作,只听她冷冷道:“不用!” 她目光冷冷地望着那些目光大可玩味的如区迅、洛阳王者辈——这个尘世,就是这样的,这些新贵们恨不得嘶咬吞尽自己这百年旧族了。但,你们就这么欺我二姓无人吗? 她忽然感到当日老父把自己嫁入韦府是如何的深谋远虑。不错,韦家近支凋零,除了瞿立与他们的近亲武鹫,年轻一代中就只有那个自己不良于行的……丈夫了。但,她目光一冷:但、还有我杜方柠在! 只听她简短道:“我上!” 瞿立一惊,武鹫却也面色一惭,伸手就要拉方柠。瞿立开口劝道:“柠姑娘……”他情急之下,已忘了改换称呼。杜方柠却已一跨步就已走到校场内,只听静静道:“利大夫,久违了。”利与君看她半晌,忽大笑道:“确实久违。自那日一见,我就期待着与方……少侠重会,正面一战了。如此时势,野乏才人,得遇尊驾,实为快意呀!” 他虽哈哈而笑,但语气里还是极认真的,眼光里也有一抹敬意。那边卷棚里的杜仲虽面色无改,但端着茶的手却微微有些颤动。杜方柠不愿多话,因怕不好掩住自己的女子口音,只低低道:“利老,你先请吧。” 刁斗中却忽有一条人影拨起。这一拨,掩日搏云,直有九霄飞纵之势。场中人一惊,这是何人?却见一个清挺的身影已直投场间。利大夫与杜方柠正自凝神相对,不料有此,同时出手一击。只听得空中劈空风响大盛,场下人大惊:利与君果然是绝代高手!只是那青衣少年是谁,没见过。这场中两人身手已称罕世难睹,却不知这时还敢来搅场的又是谁?不由齐齐凝目而望,看他果当得起场中两大高手联手一击吗? 只见那人折腰一避,在空中与利大夫和杜方柠互接一招,已自站定,一插竟插在利大夫与杜方柠之间。利大夫与杜方柠这时才望见是他,不由同时一声惊“哦”! 韩锷却不看向杜方柠,面对着利与君,只说了一声:“你下去。” 杜方柠何等傲气?那日韩锷墙外讥刺一笑,绝尘而去,已让她心头重伤,只见她脸色一白,冷冷道:“凭什么?” 韩锷不理她,并不转身,已伸手拨剑,低声道:“这是该我们男人做的事,你先下去!” 杜方柠脸色一变,就待发作——她经营一族,安抚两姓,行走江湖,自负担当,还从没听过别人的吩咐!如若是别的女子,见韩锷突然现身,心中怕是只会有喜而不会有怒。但杜方柠不同。她在别的事上虽冷静愈人,但当了韩锷的面,不知怎么不由就控制有些不住自己的有性子。她心里冷冷哼了一声:男人?——跟我来说什么男人?这是你们男人的事?这天底下有谁配和我说男人!又有谁配合我说有什么我不能参与的男人的事? 她眉梢一剔,就待反讥——袖中自有她的青索,那是她的剑,她的爪,她的胆气,她的魂魄。她心里冷哂一笑:自己此生,何曾又真的指望过别人来!她就要发作。 韩锷虽没转身,却已感到她欲有所动作,忽一回脸,面上全是伤惨哀痛,只听他用极低的声音:“阿柠,这一生,你就一次也不肯听我一句吗?” 他那一张脸上,近经折磨,锋棱尽出,落拓潦倒中却有一抹说不出的阳刚之劲,这是一向识得他的杜方柠却也没见过的。 看着他的那张脸,唇上虽已刮过,但唇髭犹露茬青青,杜方柠的心中不知怎么就一软。只觉自己忽生软弱,忽感依赖。这一生,她一向最痛恨软弱与依赖,但这一刻,那突然升起的软弱与依赖的感觉又是这么的美好,好象可以把自己真的认真交托给谁一般。她唇角动了动,还想硬撑,可一股柔情不知觉就涌上了她的唇角。 韩锷也感到了她那唇角一颤的温柔,脸上温颜一笑,然后重又整肃,低声道:“谢了”。一转身,再不理方柠。面对利与君这等高手,他可也不敢不全力以赴,心中也不敢生起一丝杂念。 他重又回头,只留给杜方柠一个背影。那背影说不上伟岸,却极紧强挺实。杜方柠心中忽有一丝踏实之感。在整年的盘算争斗中,她久已消失的女性的感觉难得的在心中一现:就让他一次吧。技击之道,自己虽允称精擅,但毕竟,有好多境界是他曾睹而自己还未能窥及的。她是一个女子,女子的感觉是弥漫的,不如他一个男子的紧挺固执。所以,修为不及他也属正常,因为要她操心旁鹜处原较他要多多了。她心里这么想着,不知怎么对这个男人又是感佩又有一丝谦让纵容的温情。她低声道:“好,你小心。” 说着杜方柠便转身退下,站回自己那个小圈子。瞿立却在她耳边低声道:“他是谁?” 是呀——他是谁?他是谁呢?杜方柠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跟这个异性知己的瞿立交待。——他是谁呢?她无法依着世俗规矩将他描画绍介,只低声道:“你放心,有他出手,就是败了我也认了。” 韩锷对自己却并不那么放心。利与君忽大笑道:“好好好,走了一根索儿,来了一把剑,有你相斗也是一样。老子早就想跟你挑挑,碍着你师傅面子,怎么也抹不开这个脸。今天你来了,可是正好。” 他容色忽正,冷声道:“我出手了!” 他说出手就出手,再无迟疑。韩锷不敢怠慢。利与君的“擒龙纵鹤”之术称誉天下,可不是他敢轻忽的。刁斗上的小计忽然后悔自己多事来这校场一趟。他为锷哥担心,手心里全是冷汗,场中已鹰飞鱼跃,韩锷的一支长剑与利与君的龙鹤爪已斗到了一起。他们出手极快,满场之中只见人影翻飞,爪影纵横。那满天爪影中,是韩锷的一条青白剑气。相搏至此,满场的人大多只觉好看,只觉凶险,却已看不出说不明到底好看在哪里,凶险又在哪里。连那些给子弟们讲解以求他们有所得益的老辈们也全被牵动了心思,住了口只管凝神观战。 那边洛阳王府的人也没料到还有此搅局,纵心思敏锐如区迅,一时也忘了盘算韩锷的出现的利害多寡。他与利与君同事多年,却也还没见过他这样的倾力一搏。那边卷棚中的洛阳王忽然端坐,先是面上大有撼色,似恨未能真的延揽韩锷入府,接着,他面色越来越严肃,已全身心投入这一扬对搏中。 主考棚中的路肆鸣却一瞬间忽似静如磐石。他与韩锷曾有对战,深明根底。他一只手却抓入了椅子扶柄,越陷越深。——自己与韩锷还有紫禁之约,哪想他这半年多来进境已如此之速!这韩锷的潜力当真不可轻测。 ——如此一搏,在场的好手,只怕人人均已陷入局中,思量着如果自己就在场内,对方如此一招袭来,自己该当如何?余小计又要看韩锷与利与君的对搏,又要时时观看杜方柠脸色以度知情势如何,又要看区迅与路肆鸣的反应以增资判断,一时忙得他只恨少生了两只眼睛,全不够用。场中忽然一场清啸,利与君忽然拨地而起,韩锷却也越升越高。他两人在空中只见一只长剑夭矫,一双枯爪在大袖中飞舞,接连触了几触。然后,利与君在空中大笑道:“韩兄果然年少英迈,老夫今天备战不足,打不过你,这场胜局算是你的了。” 说罢他就大笑而遁,余下韩锷望空中抱剑道:“小子不敢,前辈承让。”说话时,半空中飘下一截利与君被斩断的衣袖。想是利与君情知如再与韩锷斗下去,不见生死,胜负难定。他只求一战,求那技击之味,于胜负原无所挂怀,起码不值搏命,所以衣袖被斩,当即飘然而遁。韩锷长吸了一口气,开声道:“还有哪位前来一搏?” 他望向洛阳王那边人群内,连问三声,均无人应答,就是急智如区迅,一时也不知怎么办好了。他为敲定局面,又问了声:“这边诸位,可还有要上场的吗?” 区迅望向洛阳王,洛阳王却轻轻地摇首一叹。区迅便会意,知道手下之人已不必上场了,轻轻拍了拍手,示意今日之事已完,却不由面色黯然。 韩锷见洛阳王那边已没有反应,场中也无人应声,便回眼看向杜方柠与她身边的武鹫,声音柔沉下来:“可有哪位上来赐教?” 按他所想,此时武鹫也就该上场了。接下来,他当然会败给武鹫。然后,今日之事就算已完。他与方柠并肩对敌时原多,好多事,不需说也该有默契的。他只等方柠跟武鹫说上一声,当然如果她能领会自己心意的话,最好派瞿立上场,然后自己败给他——自己今日出手,大半为了方柠,小半却是为了瞿立感召。但想到瞿立那骄傲自负,只怕不肯捡这么个偏宜,心里又转念道:那就武鹫来好了,只是要快,他可不想再这么站下去。 他于胜负之名本无所挂意,眼睛急急地盯着方柠,眼神中却半是疲态半是对自己的讥笑。笑自己终于忍不住的出手。杜方柠却轻轻跟身边瞿立和武鹫二人不知说了句什么,然后看向韩锷,微微一笑。韩锷知她已明自己心意,不由心情一畅,遥遥地望向刁斗上的小计咧嘴一笑,半是高兴半是自嘲,心道:回去以后,断逃不掉这可恶小孩的时时嘲戏了。 他回目场下,却见杜方柠冲他眨了眨眼,促狭一笑,那一笑灿若春花,笑得韩锷眼中一迷,然后只见——她带了瞿立与武鹫,竟就此转身而去! 韩锷心头大急,他此时形格势禁,追也不能。——她这算什么?她怎么能这样离开!生生把自己抛下?他张了张口无声地在唤她回来。没想杜方柠头也不回,渐去渐渐远,只留下那一笑的灿烂狡黠,竟生生把韩锷晾在了场内。 整整一斗酒放在已半醉的半躺半卧的韩锷身边,他醉眼迷离——从倒卧在这乐游原上家酒肆边上的草地上起,他就没再说话。那些官样文章他总算可以摆脱了,还被迫报了名氏住址,等朝廷宣告。整套繁文缛节下来,他才得以脱身。一脱身,他就来到乐游原。 乐游原上,草已半枯,是秋了。太阳挂在天边也一副曛曛的样子,当然这可能是因为韩锷醉眼相看。小计也知韩锷此时正情怀大恶,见他酒尽了,就去旁边酒肆给他打酒。他还从没见到锷哥喝这么多过,也第一次见到他醉了,口里只嚷道要酒。他明知不该给他打,但也不知,此时除了给他酒还能给他什么安慰。这一斗酒还是赊来的,因为小计身上带钱不多,已都用了,那店伙先还百般不肯,气得余小计怒骂道:“你知道我锷哥是什么人?我哥哥是刚得的龙华会上魁首,难道回头会赖你这酒钱!” 那店伙大惊之下,才恭恭顺顺地送了过来。 韩锷这时只用杯子在斗内舀酒。小计见他颓然之态,眼圈了红,知道锷哥是心痛又给方柠骗了。那杜方柠分明是要就此之局,硬骗锷哥去就那洛阳城劳什么九门提点之职,给她一家一姓卖命。这小娘皮——余小计心里千恶咒万恶咒地骂着,韩锷却一直没开口,也没提及方柠一句,但他分明……心伤。这时余小计突然听到他开口说起话来:“女人,小计,你说女人是什么呢?” 从方柠到夭夭,从余婕到余姑姑,从阿姝到阿殊,还有那个二姑娘,他这些日子见过的女人也不算少了,但……女人究竟是什么呢? 余小计知他是醉问,心里一酸,还是不由不正经地恨恨答道:“女人都是骗子!她们最会骗人了,我最不相信她们了!她们什么都可以骗,从来就没有真话。”他似想起姐姐余婕,心里忽觉得好堵好堵,低声道:“锷哥,我悄悄告诉你,我姐姐其实也是一个大骗子,我从来不相信她的。她要你做什么事,保准千方百计地来算计你给她办好。男人就是在外面怎么坚挺自持的,但不象她们有心思时时刻刻盘算人呀,最后总是上当落套的。锷哥,你别相信她们……” 韩锷只口里模模糊糊道:“女人,女人是什么呢?” 锷哥已经中酒睡着了,余小计呆呆地坐在那半枯的草坪上,呆呆地看着那落日。这个世界,真的就没有一点真诚吗?哪怕你那么真心实意地爱着她,她却只一心算计着你依她的话按她的方式和要求来生活?他心里忽很心疼锷哥,这么痴痴地坐着,甚至都没发现人走近。直到那阴影盖住了他的眼,他才一抬头,然后惊叫道:“祖姑婆?” 祖姑婆伸手轻轻抚了抚韩锷的额头,怜惜的叹了一口气:“这孩子,怎么红粉之厄这么多?” 余小计就知她已全都知道了。祖姑婆笑着对他一招手:“孩子,你有病是吧?来,姑婆婆给你看看。”余小计依言靠上前,祖姑婆一双又老又皱的手从他头顶开始,一点点的摩娑着,好半晌,才摩到脚底,然后脸色微微一变:“原来……原来那孩子就是你。” 小计怔怔地没听懂她在说什么。祖姑婆用手摩娑了会他的头顶:“没想你还真的活了下来。你的病情我知道了。其实……”她的眼望向远处:“你跟我早就有缘,很早很早以前我就治过你的。你却不记得了,不说那个了……你小时是被人以‘胎息’之术封住过生机。你锷哥醒了后,叫他到我那里来一趟,我有话要跟他说。” 小计全然不懂,抬起眼很乖地道:“婆婆,我这病,它到底是怎么得的?又到底是可治呢还是不可治?”祖姑婆展颜一笑:“你别担心,你这病还有治。你即已挺过出生时那一场大难,还有什么不能治的?只是这病需要一种药,那药很少见,要是别人,多半不好治的。但你即有你锷哥在,他一定能给你找到的,就是那药有些烦难,正好我还知那东西的下落。只是……” 她叹了口气,摇摇头,岔开道:“……你锷哥太过专执,别看他表面坚强,以后他多半还要靠你的。至于你这病,缘起关涉隐密,我现在还不好多说,你锷哥以后如能探明白,想来他会告诉你的。”

余小计笑嘻嘻道:“锷哥,咱们去看看那劳什子龙华会吧?”他瞧了一眼韩锷的脸色:“这些天,可当真闷煞我了。” 韩锷虽还镇定,但脸上也挂了丝乐呵呵的笑影。他兄弟两人今日如此高兴,实是为——头一天韩锷终于找到祖姑婆了。祖姑婆一时却没空,听了病症,先叫他带了一贴药回来。韩锷与小计先煎了吃了,昨日子夜过后,余小计四肢面骸内郁结的气血果然就大为通畅。韩锷犹不放心,运气潜查他经脉好久,果觉与先前郁结之势大是不同了。两人心里的石头大半落了地。那余小计但凡性命无碍,总要找出些乐子来乐的。韩锷这时也不忍违他主意,笑道:“你可是手痒,想上去就夺个‘天下技击我第一’的名头?” 见他嘲笑自己,余小计一笑反讥道:“也不羞,才教了个徒弟大半年,就痴心枉想,想当天下第一的师傅了。锷哥,你简直当真自视高明得一塌胡涂了,却叫我怎么说你?” 两兄弟但凡斗嘴,没哪一次不是韩锷早早败下阵来的。但韩锷见小计又有心思真心说笑,不似前两日的强颜装欢,心里早已大是开心,哪在意他的小小讥刺? 原来今日正是朝廷那命名为“龙华会”的较技大比的日子。这回例放得宽,凡江湖健者,英发少年,不问出身,俱可参加。韩锷情知,这多半是洛阳王一派人物顾忌“城南姓”在朝廷中武举出身之辈中根深蒂固,所以才想出这么个法子来搬倒他们。而江湖之中,卧虎藏龙,他情知方柠断不会束手待毙,一定自有她的办法,但也不由暗地里替她捏上一把冷汗。 那“龙华会”却设在曲江池不远的旧校场边。那校场本来空落,多年弃置,只有几个老兵看守,今日却忽然热闹了起来。加上秋空高旷,所有之树,木叶半凋,越显出一片爽明。 此时那校场边早已清出好大一块空地,却没设高台,看来比武较技只是在那校场之内了。这次特拨武举本为数十年朝廷未有之例,但因本是由于洛阳城九门提督被刺一事生发出来的,那案子又没破,朝廷想来不欲太过张扬,所以虽然城内传得沸沸扬扬,但城外此地,观者倒还不多,四周有兵看守,闲杂者俱都免进。 韩锷因当日芙蓉园一会,识己者已多,嫌那斑骓乍眼,把它先骑到一个远远的村舍里寄放了,才与小计缓步行来。将至那旧校场边,却见路上已有人把守。为守的人身穿御营服色,想来这守卫之责是归金吾卫管领了。那路上设了几把石锁,青斩斩的,看着就甚为沉重;另又设了一个高竿,一撂牛皮。小计一愕,问韩锷道:“锷哥,这是做什么?” 韩锷微微一笑:“想来是来的人太多了吧?这可能是为了预选与会资格用的。”他们才行到那关口,果就见有人在举石锁,有举起的,也有举不起的。举不起的悻悻而下,举起的因见过关俱多好手,也不见欣幸之意,神色只见凝重。另有不以力气见长的却卖弄身法,轻佻佻地从高竿上翻过,小计见了,不由大喜。这腾跃之术,他因近半年来苦修踏歌步,可还在行。看看那竿儿,估计自己还翻得过,不由摩拳擦掌。但韩锷见所有过关之人都要登录乡里姓名,他不欲留得形迹,低声道:“咱们还是混进去吧。” 小计也明他所想,不由打住兴头,一时想到如果人不知鬼不觉地混进去却也大大好玩,不由又开心起来。 但那旧校场本为空旷之地,眼下又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的,要想混入,却是大难。韩锷皱眉沉思,先带小计退后了里许。他还在想着,却见远远有一辆马车驶了过来。看那马车的架式,似是车中人很有威势。韩锷一拍手,已得主意。 那马车行得甚快,转眼已到眼前。韩锷要顾忌旁边人耳目,倒没太在意那车子。就在那车子驶过他与小计身前之时,他忽一牵小计的手腕,两个人低下身子,平掠而起,直钻入那车底里去。他才钻进车底,一手就攀住那车底的车轴,一手却挟在小计腰间,把他安稳稳抱在怀里,安置得极为妥当。余小计全不顾那车底卷起的灰尘蓬到脸上,因为锷哥这混入的招法甚怪,眉毛眼睛早已四下里各自跃动,眉飞色舞,低声道:“好玩,好玩。锷哥,你即想到了这招,下回暗探大内之时,却不可象先前那般推托,也把我也带进去耍一耍才好。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皇宫是什么样呢。” 韩锷实想不出这孩子为什么总能花样翻新不断给自己找出些新鲜麻烦来,情知此时断不能理他,哪怕再怎么明拒,把这念头在他心里种得深了,自己最后多半还是逃不开的。小计却已一人笑嘻嘻地在旁边幻想开了:“让我在那皇帝老儿的御酒中尿它一泡尿,岂不大大好玩……” 韩锷气哼哼地哼声道:“要给人捉住了,把你那好玩的家伙割了,留在宫里当太监,那才真真正正算个好玩了。” 小计冲他吐了下舌头做个鬼脸。两人正低声絮语,那车子已然行到关卡,想来车中之人位份甚尊,那关卡上人拦也没拦,由着那车子长驱直入。 那旧校场离这关卡不过里许,旁边早备了停放车马之地。车子停稳后,韩锷与小计听到车内人下了车,又等了一会儿,见四周悄无声息,才轻轻从车轴上翻了出来。余小计四顾无人,偶有一两个马夫,却也没看到他们,他们此时大可装得正常进入的样子大摇大摆,开口笑道:“这车主倒好大威风,看来是今天朝廷派来的大官。却不知是谁?” 他一说,韩锷不由就向那车门前晚上用来照明的灯上望去。然后他脸色微微一变,小计一抬眼,只见那灯笼上写了“杜府”二字,当即噤声。韩锷怔了下脸色方转过来——这杜府是不是方柠的那个杜府?如果是,那她们家来的又是谁?不知可是她的老父? 不远的校场边,搭了几个棚子,一望而知那是给主考之人坐的。韩锷牵了小计,不愿惊动诸人,让人认出来,悄悄就向人多处行去。可远远一眼,已见到那校场边旁观之席上,却颇有芙蓉园中与会之人。小计眼也尖,低声道:“锷哥,好多相好的。”韩锷皱了皱眉,停下身。他们这时正行到那卷棚旁边。他缩身一退,就退到了那卷棚之后。韩锷打量了眼那卷棚,看上面避不避得住人,却不由皱了下眉。那高处明敞敞的,断不能藏身隐避。心下正自忧烦,却见不远处那校场边上有一个刁斗——所谓刁斗,却是个高高的旗杆上悬着一个小木阁,以为眺望之用。韩锷眼睛伶俐,心思快捷,一望之下已打定主意。四顾了下,忽听校场外一阵马蹄疾响,来得人好有风势,吸引得场中人人抬眼去看。好时机!他再不迟疑,身子轻轻一耸,已带了小计向那旗杆上一跃而去。 他这一招大是行险。满场之人,几乎??俱是技击好手,如不是他自信身法快捷,一瞬间就可以腾上那数丈之高的刁斗之内,倒未免大是冒失。 那刁斗内本有个小兵,这时也正把眼向校场口望着,韩锷在他身后跃落,伸手一点已点倒了他,接着伸手就脱了他的帽子,与小计戴在头上,又疾快的除下他的上衣,与小计穿了。好在那小兵身量不高,小计近来也长高不许多,倒大致还象。一时余小计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扮做那遼望的兵士明晃晃地站在那刁斗里。此处虽高,人人得见,但有谁注意得到这儿来?余小计不由大是得意,佩服地看了他锷哥一眼:没想自己只是图一时热闹,却也给锷哥添出这许多麻烦。 韩锷松了口气后一刮他鼻头,道:“这下你可好好看了。”说着他就坐下调息,自隐在那刁斗木壁之内。——刚才几式,虽非险斗搏杀,但他这般行来,也担心被人发觉,所以全力施为,这时也不免心浮气动。好在那木壁上原有缝隙,韩锷伸指把那腻子腻得不牢实处刮了些下来,外面形势也就清晰得见。 只见那骑马来人却是紫宸中人。韩锷正自凝眼打量,小计已先开口道:“锷哥,是那个跟你斗过的路肆鸣!” 韩锷点点头,却见他已行到那卷棚之下,棚内却有一人出来相迎。那人面相清癯,气度凝徐,虽身形略瘦,但显得极有尊严,年纪好有六十开外,只听他笑道:“路兄到了。今日之事,比武较技,却非我所长,一切都依仗路兄品评了。” 路肆鸣含笑道:“杜大人说哪里话来?今日你是主考,下官不过敬陪末座罢了。怎么,仆射堂下,户、兵二部侍郎还没到吗?”说着,他们就已走入棚内。 韩锷一愕:杜大人?难道这人当真就是方柠的父亲杜仲?原来今日是他主考!他心里一转念,忽然明白:洛阳王看来折辱城南姓之人也甚。他们已期今日必胜,却奏请搬出杜仲来主考,分明是有意折磨这个对手了。一时,只见又有车骑到来,却是户、兵二部的侍郎到了。这两人也该是仆射堂门下,仆射堂与城南姓所依附的东宫本为水火之势。彼此相见,自有一大套官面文章在,但面和心不和之态在有心之人看来,也自是洞若观火。 小计忽指了指那主考棚对面的一个卷棚,啊了一声,诧声道:“锷哥你看!” 韩锷抬眼看去,却见那棚中陈设大是华贵,虽只一个小小卷棚,居然也有侍者铺上锦罽茵褥。座中尚空,却有一人正缓缓拾阶而上,那是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生得端的富贵,一望就知从小生长于富贵之乡的。余小计已低声道:“洛阳王。” 韩锷一愣:他就是洛阳王?他对这三个字可是闻名已久了,不由认真向他打量去。却见那人气度颇佳,倒看不出有什么骄漫之气,语笑温煦,只此一点,就已难能。——他即到了,那区总管与利大夫可也来了?他扫目一视,却见区迅却正在棚下人群中,却只不见利大夫。 他把眼睛一扫,却见洛阳王与杜仲遥遥地在棚中彼此拱了拱手,两人的笑意都颇温和,但韩锷一眼望去,只觉心中大起冰凉之感。他情知,洛阳王与城南姓之争就是仆射堂与东宫太子之争延伸入洛阳的余波,但其险恶处较之长安城内反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等宦途恶斗,韩锷不愿多想,也很难说清谁对谁错。但,两方首脑人物如此遥遥对峙,同入入安,只怕大是非同一般了。 旗竿下的众人想来也多顾忌朝廷体例,虽有闲话,但声音甚小。韩锷暗地里一蹙眉头:洛阳王一派人物已如此乍眼地坐在这里,想来卜源是亲自督阵之意了。但杜仲身为主考,不能偏倚,要坐于主考棚中,却不知他杜府城南姓之事,今日却又是谁来主局? 韩锷猛地一抬眼,低低地在心里道:方柠,会是她?会是她吗? ——那日他与余姑姑一见之后,余姑姑果然神通广大,居然就找到了他的住处。她一个瞎子怎么找到的韩锷到现在也没想通,不过她人没露面,只留了一封书简。简上说,今日城南姓推出的,欲与洛阳王门下一争这比武鳌头的却是关东之地与她家极有渊源的“断纹”武鹫。武鹫江湖中人称“断纹”,实是为他左掌掌心掌纹特异,没有杂纹,只有一道横纹粗短,却在中间斩截而断。他生此异象却不为别的,只从小苦修“般若金刚手”所致。在关东武林中,他的声名也算一时无两。 可今日之局,高手云集,何况洛阳王亲身到此,那方柠果能如愿吗? 却见午时已届,那面主考卷棚中杜仲已然站起,走到棚前,捧旨开读罢,就细讲比试条例。 今日之事,不可谓不隆重了。紫宸高手,城南姓与洛阳王,仆射堂与东宫的代表皆至,只是接下来,不知到底会是何等的龙争虎搏?小计见韩锷没有细听,还在沉思,一时待他沉思已罢,便开口对他道:“锷哥,他们说今日为擂台之局,连胜三场者暂歇三场,由旁人暂时上场,最后胜者相互对搏,直到无挑战者止,最后技高者胜。” 韩锷默然无语。余小计似乎也看出些门道来了。他静静地盯着那下面的旧校场,这时才感觉,那个他以为好玩热闹的比武之局只怕深里处正隐藏着不知多少凶险呢!而这校场竞技,只不过洛阳城中一场新的争斗的开场罢了。接下来,无论谁掌领洛阳城九门之责,剩下的一家只怕稍一不慎,就会惨陷灭门之祸。这惨祸甚或会伸延到长安城里来,甚至伸延直至整个天下。 只听一声“开比!”然后杜仲退后,主场司仪在场中道:“哪位壮士愿先上场?” 四周静了静,然后才有一个壮汉一跃而上:“我来献丑好了。” 韩锷一直冷眼打量着校场四周。他想找出方柠在哪儿,他几乎可以确定她已经来了,但她在哪儿呢?校场四周人影幢幢,却几乎没见到有女孩儿的服色。似这般昭告天下的比武较技,江湖中虽不乏女流高手,只怕大半倒不会前来的吧? 场中先下场的多半是不图蟾宫折桂,却想凭着三招两式在天下高手面前小小露个脸儿、扬名立万之人。他们的修为虽也可观,但毕竟离真正的高手还有差距,所以韩锷也就没有细看。但他们的搏击也最热闹好看,所以四周之人倒也不乏兴致。刁斗上的余小计就看得意兴扬扬。这样的拳来脚往,简明直接,他也算从小眼见过不少修习过技击之术的高手,所以多半倒看得懂。因为懂得,所以更觉亲切,不时请韩锷品评品评下到底哪个会输,哪个会羸。韩锷偶尔盯上一眼,报出那相争之人多半下面会出什么招法,所猜往往中的,所料输羸也大致不差。偶有料错,小计就拍掌低声而笑,对那人格外关注起来。 如此这般,场上鹰飞鱼跃,也好过了有一小个时辰,洛阳王府卷棚里的洛阳王想来眼界极高,这时只觉厌倦,远远的只见他打了个哈欠。韩锷一直对东西两棚格外注目,虽离得远,也耸耳听去,只隐隐听得洛阳王道:“这么比下去,却要比到什么时候?” 韩锷心中一厌,原来那洛阳王看似尊才爱士,却如此淡视天下技击之士。当真眼里只有高手,没有凡夫俗子了。他的心里不觉对那洛阳王生出一点鄙薄之意。 只见那站于棚边的区迅便露齿一笑,低声道了句:“是时候了。”说着手一挥,却见他身边早有一人离众而出,正好赶在一场之罢。他一跃上场,报了个名,冷声道:“难道耸动天下的龙华会前来赴会的尽是这等角色?张某虽不敢有夺魁之心,但与真正好手们清清道,省一省时候吧。” 他口气甚为托大,众人向他立处望去,只见他瓦青的一张脸,身材甚是魁伟,一双大手大脚,站在那里不丁不八,极有气势。因他说得狂傲,场中那先一场的胜者不由面皮就变了些颜色。底下已有人轻“呀”道:“啊,‘五道神’张采富也来了。这厮却不是好相与。”场上司仪一只手掌已划空而下。韩锷听得那人报出的字号,不由也把眼向场中略为关注地看去。只见那先一场的胜者使的是祁门海洪拳,他已连胜两场,出手虎虎带风,端的是个名武师。 只见他一招“双抱耳”迅如霹雳,左右交征,直向张采富双颊边夹击而去。张采富却似乎打定主意要清场立威,与洛阳王府这一派的人马扫清所有庸手纠缠,双肘一提,耳边一竖,以一双臂硬挡硬接地挡住了那人击来的双手。韩锷脸色一变,低喝了声:“好狠毒的招数。” 他一语未落,只听场中一声惨叫,却是那先前胜者双臂硬击张采富双肘之下,如中铁石,他用的力过大,反击之力也大,竟至臂骨尽裂。场下已有人惊呼道:“铁布衫,居然还有人能把铁布衫练到这等后发制人之境!” 刁斗上的韩锷也面色一紧,情知今日之争到此才算开局!那臂断之人耐不住这剜心之痛,面色惨白,几乎已昏了过去。自有他的友好扶他下场。场下一时有人见那张采富自持技高,出手太毒,早已不忿,当即便有人跃上场来。那张采富的铁布衫却非一般“横练”之术可比,不只御敌,兼可谋功,以硬触硬,借力发劲。那重新跃上之人与他斗了几招,得空一脚踢在他的胯骨之上,却听得轻轻“咯”的一声,那人腿骨竟然又已被震断。 场内之人一时倒有大半恼那张采富过于狂傲,接连有人跃上,但不是伤臂,就是伤足。张采富这一路功夫竟是遇强挫强,发力越大,受损越大。余小计在刁斗上看得也颜面变色,只是连连咋舌,口里直问道:“锷哥,就没人胜得了他吗?” 因接连有人挫败,且都身受重伤,场面一时静了下来。刚才张采富已连胜不只三场,但他分明余力未竟,加上那边洛阳王的人也有所示意,司仪竟似忘了令他下场暂歇。那张采富也象全不在意,洛阳王府的卷棚里的人这时似乎才人人都上心起来,他们分明料到接下来必有恶斗。 韩锷面色沉郁,只低低道:“未见得。真正的好戏才开锣呢。”只见那张采富冷冷地在校场内转了一小圈:“怎么,还有没有人要上场?” 他问了一声没有人答,问到第二声时还没有,直到第三声问罢,才有人冷冷一喝:“我来斗你!”接着,只见校场东首边上一道人影劲捷跃起,只听那人冷冷道:“洛阳瞿立,来此领教。” 只见那人身影修长,面貌英俊。小计低呼了一声,韩锷疑惑地望向他,只听小计低声道:“这个人,我认得。他祖父是洛阳城中城南姓韦氏的家将,他因长得漂亮,在洛阳城中大大有名,人称‘俊剑’瞿立。他脾气极好,有个兄弟现还在韦府做护卫统领的。他兄弟就是韦家一等一的护卫高手。” 韩锷眉毛一蹙——果然开始了。他早料定今日之争多半是洛阳王与城南姓的对面之搏,看来果然不错。小计却笑了下,低声道:“锷哥,那人却要比你俊上一些。” 韩锷横了他一眼,小计只道他马上要批自己轻薄,没想韩锷口里却恶声恶气道:“那有什么,我只要比你俊一点就满意了。” 余小计呲牙一笑,正待开口,场中已生变化——那瞿立号称“俊剑”,一上来果然风姿英朗。只见他抱拳一揖,躬身时就已掣剑,身影一直时剑已出锋,这一连窜的施礼拨剑,只见得风姿秀拨,场下人已雷动了一声:“好”。 只见他的剑身上花纹典丽,一看就知是累世用剑的名家家传之宝。那张采富见他上场,已收起狂放之色,青脸一沉,黑压压地直似结起了一层寒冰。那瞿立道了一声:“张兄,领教了!”话声未竟,他已一剑刺出。他剑意连绵不绝,一招招间竟全无断点,出手又快,只见场中剑风肃肃,几十剑使下来,还宛出只是一剑。场中又已雷动了一声“好!“韩锷的脸色却不由越来越是严肃,低声对余小计道:“小计,你看好了。这人剑道之术几已臻至极致。他只怕是善书之人。我尝听师傅说,洛阳城中,本有瞿门一门剑法,脱胎自十字剑路,却别出机杼,有卫夫人‘笔阵图’之妙。他这一下数十剑只如一剑,中间剑意不断,那却是已达王献之中秋贴‘一笔书’之境了。之所以号称‘一笔书’,是因为字与字间意脉不断,俱为连笔。你见他剑路转折,分毫不爽,上招下招之间,衔接无迹。他这一抬剑的‘逆笔坡’接下来的‘斗帖’由捺及按,中间连接无缝。这样的剑法,可不是轻易可以修至的。达到规矩严整,毫无错差之自信之境才可为之。城南姓中,果然不乏高手。” 小计这时却已大半听不见他的话了。他全心投入场中,只见那瞿立剑势使来沛然酣畅,大是好看,又加上风姿韶秀,赏心悦目,又算他同乡,心里就只望他胜。 但那张采富岂是好羸的?他们这一斗,时间却长了。张采富自知以“铁布衫”之术已万难挡得他如此快捷一剑,双手间早已从袖中掣出了两根铁棒。他那棒势却来得怪,并不前伸,反倒掣向肘后。有此双棒,他双臂间竟似多了一对护肘,劈接抵档,一下下挡开那瞿立的攻式。场中只听得一片“叮叮”之声。张采富面上黑气大盛,让小计远远看着也心生怕意,一只手不自觉地抓住了韩锷的衣袖。韩锷感觉出他心意,知他有同乡之谊,又对那瞿立观感好一些,轻轻拍拍他的头,笑道:“你放心,不管怎么说,这一场,那瞿立必胜。你这漂亮老乡还是很有些真本事的。” 他一语说罢,心里忽然微微一动:小计因为那瞿立是洛阳人,对他风姿也有好感,情愿他胜还有情可依,自己为什么深心里似乎也盼瞿立他能羸?虽明知就是这一场胜了也不是终局。他心中一乱:韩锷呀韩锷,原来你还是记挂着……方柠…… 校场中瞿立的剑势却越来越快,满场人忽然“啊”了一声,只见瞿立一剑斩下,张采富伸臂以肘上铁棒一挡,那瞿立已测知他的招路,手间微微一转,剑下已差了数分之距。只见张采富面色一变,就在他这一斩之下,张采富一支右臂竟被他快剑自肘斩断。那瞿立当此高手之搏,剑势一发难收,当即面色一变,似颇有兔死狐悲之意。那张采富却惨笑一声,更不多言,拾起那支断肘,惨笑道:“你胜了。” 瞿立收剑道:“张兄,小弟……” 他一语未完,却听张采富冷声道:“少猫哭耗子,你胜得这一场,下一场还未知究竟呢。你我俱是给人卖命之人,别的也不用多说什么了吧?”说着,他已一跃而下。 那张采富也当真硬扎,竟不要人扶,遥遥冲西首卷棚一恭,似拜别那洛阳王,握着那截断臂,起身便纵跃而去。校场的地上,血迹斑斑。因那突溅之血,把这场隆盛热闹的“龙华会”也染上了丝惨厉之气。大家至此时似才从一场繁华梦中惊醒。惊觉,原来所有的荣华富贵,那都是要——流血的。 瞿立面色苍白,冲台下拱了拱手,静待下一人上场。 那张采富虽一上场就狂傲,让众人诸般看不惯,又连伤数人,可他这一下重创远去,却似乎也让场中人情绪大恶。韩锷遥遥地在刁斗上看着场上那瞿立风姿英飒的身影,心里并不代他欣幸,却涌起了一丝可怜。那可怜里又有一份自伤在——彼此都是一样的习技少年,习得屠龙之术,这世上,其实又有何真龙可屠?不过杀鸡骇狗,场中搏命,为那些掌握着更多生存资源的贵人们苦斗相争罢了。 余小计却垂下眼来,似不忍再看。那边区迅却面色不动,只微微一笑,韩锷见他遥遥的与旁人吩吩了声什么,但距离太远,他的声音又轻,听不到。却听小计低声道:“锷哥,那区迅说:先耗耗他的飙劲。” 韩锷一愣,自己都听不到,小计怎么听得的? 小计知他锷哥的疑惑,轻声道:“我会读唇语之术。”韩锷这时才想起他出身大凉山一脉,大凉山一脉诸多异能,当下也不为异了。 他点点头,却见小计极担心地看着场上的瞿立。校场边,洛阳王一派来争这鳌头之位的似乎大半聚集在区迅身边,攒居而坐,声势极盛。却看不出城南姓中人聚坐之所,也更显得立于校场之上的瞿立身影万般孤单。 韩锷也有所觉,心里低低一叹,看来城南姓虽家世清华,但水至清则无鱼,近来可真是支脉凋零了。今日之局,只怕定要落得个…… 富贵荣华不久长——这一句话人人会说吧?盛久必衰,也是人人皆知的一个大道理。随便说说似乎也无甚干联,甚或觉得那起码是公平的。但,这么眼见着一个家族的衰落倾颓,眼见着自己所依恋的最重要的东西就这么被人‘碎分张尸骨肉肌肤’,那种感觉,想来也相当惨痛。——方柠却是何等感想?难怪她以一女子之身,也要奋力而起,试扶大厦于将倾了。 韩锷忽觉:他真的开始有点理解方柠了。 区迅身边的人中果然有人上场搦战。韩锷一望之下,只见那人五短身材,面目红润,听得报了个名字叫潭步,已知是江西潭家的精擅内家掌法的高手,心里已明那区迅是保存实力,欲以车轮战法先拖垮对手。瞿立这次与潭步的一战,却耗费不下近千招,虽最后得胜,但面上已有冷汗滴出。他因还略加收手,不肯再轻易伤人,所以胜得犹其不易。韩锷这么远远地见他独当巨难,心里不知怎么略起了一份知己之感。——洛阳王今日之谋果然阴辣,他们仆射堂先暗杀洛阳九门提点,后倡议此“龙华会”,最后又明显地故意请以杜仲为主考——那样城南姓中杜家的势力交好只怕就不好在这龙华会中露面了,否则官面上绝对说不过去,而韦家中人,家道又更远落于杜府,分明就是要全力谋夺洛阳九门提点之职,到时位置到手,关门闭锁,那城南姓中之人,只怕真的只剩个“人为刀偷,我为鱼肉”了。 这场即败,区迅一方又派上的人居然也姓区。那人小计却认得,只听他道:“锷哥,那人是区迅堂弟。” 韩锷却从那人招法路数中看出这是个险争近搏的好手。此战必短,但必极凶恶,最耗心神。这一场战罢,瞿立就算会羸,只怕也心神大耗,一日之内,断无力再凝神面对真正高手对搏之局了。 ——依余姑姑所说,那城南姓中今日推出欲夺一胜的应是“断纹”武鹫。瞿立必身负与他清场之责。但洛阳王府中人人材藉藉,这个场可有那么好清的吗?就是拖只怕也要拖死他了。 场中之斗果然是近身搏杀,看得一众人等大气也无暇喘上一声。连韩锷也看得神专志凝。但场面收结得却快,最后只听那姓区的一声痛哼,瞿立面色苍白,说了声:“承让”,那姓区的便负伤退下。瞿立站在校场之上,天上日已西薄,但那灿灿金光也掩不住他脸上的苍白之色,想来这一战的凶恶已大耗他精神气力,他一拱手,正待道:“下面哪位上场?” 犹未开言,洛阳王府中已又有一人跃到场上。韩锷见那人上场之势,面色不由就一变。小计也感到了他的紧张,急声道:“锷哥,瞿立可是有险?” 韩锷干巴巴道:“若是平时,瞿立只怕胜机还有,但现在……”他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下去。场下却忽有一人叫道:“不妥!” 韩锷闻声已愕,只听那人道:“瞿兄已连胜三场,照理该当小歇。主考,此时只怕不好让他连斗数阵的吧?” 满场旁人见突然又有人冒出来,不由齐齐看向他。只见那人一身青衣劲装打扮,面色苍黄,眉目清楚,洛阳王府中有几人就微微一笑。韩锷心里也一紧,身边余小计也低“呀”了一声,叫了出来:“啊,是杜方柠!”

版权声明: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于文学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镇江黛玉行,赊取松醪一斗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