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农学之太平御览,卷四百六十三

2019-09-28 05:40栏目:六合联盟文学
TAG:

飞涎鸟 精卫 仁鸟 鸐 韩朋 带箭 细鸟 王母娘娘大使 鸳鸯 五色鸟

○鸳鸯

新喻男生 张氏 漱金鸟 鹙 营道令 风筝化鸟 鹑 戴文谋 瑞鸟

《归藏》曰:有凫鸳鸯,有雁鹔鹴。

报春鸟 冠凫 秦吉了 韦氏子 鸟贼 鸟省 刘景阳 食蝗鸟 卢融

《诗》曰:《鸳鸯》,刺幽王也。思古明王,交於万物有道,自奉养有节焉。鸳鸯于飞,毕之罗之。君子万年,福禄宜之。鸳鸯在梁,戢其左翼。君子万年,宜其遐福。

张氏 王绪 武术大鸟 鹳鹴 吐绶鸟 汪曲攸 蚊母鸟 桐花鸟 真腊国民代表大会鸟

《西京杂记》曰:赵宜主为皇后,其女弟昭仪在昭阳殿,遗飞金鼎文曰:"明天嘉辰,贵姊懋膺洪册,上霓三十畏牾,以陈踊跃。内有鸳鸯襦、鸳鸯被。

百舌 鹳甘 虫 戴胜 波斯湾大鸟 鵶 仙居山异鸟 莺

《魏志》曰:文帝问占梦周宣曰:"吾梦殿屋两瓦堕,化为双鸳鸯。此何为也?"宣对曰:"后宫当有暴死者。"上曰:"吾诈卿耳。"宣曰:"夫梦,意也。苟以形言,便占吉凶。"言未卒,黄门令奏宫人相杀。

飞涎鸟

干宝《搜神记》曰:大夫韩凭,其妻美,宋康王夺之。凭怨,王囚之,凭遂自杀。妻乃阴腐其衣。王与之登场,自投台下,左右捉衣,衣不胜手。遗书於带曰:"愿以尸还韩氏而合葬。"王怒,令埋之,二冢相对。经宿,忽有梓木生二冢之上,根交于下,枝连其上。有鸟如鸳鸯,雌雄各一,恒栖其树,朝暮悲鸣,音声感人。

南海去会稽2000里,有狗国,国中有飞涎鸟似鼠,两翼如鸟而脚赤。每至晓,诸栖禽未散在此之前,各各占一树,口中有涎如胶,绕树飞,涎如雨(“如雨”二字原缺,据明抄本补。)沾洒众枝叶。有他禽之至而如网也,然乃食之。如竟午不获,即空中逐而涎惹之,无不中焉。人若捕得脯,治渴。其涎每布后半日即干,自落,落即布之。

《古今注》曰:鸳鸯,水鸟,凫类,雌雄未常相离。人得其一,则一者相思死,故谓之匹鸟。

精卫

《天问》曰:鸳鸯兮噰々。

有鸟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昔农皇之女名女婧,往游于利古里亚海,溺死而不返,其神化为精卫。故精卫常取西山之木石,以填南海。

《古诗》曰:客从远方来,遗笔者一端绮。文彩双鸳鸯,裁为合欢被。

仁鸟

又曰:入门时煮顾,但见双鸳鸯。鸳鸯七十二,罗列自成行。

晋景公焚林以求介推,有白鵶绕烟而噪,或集介子之侧,火不能够焚。晋人嘉之,起一高台,名曰思青岛。种仁寿之木,木似柏而枝长软,其花堪食。故《吕氏春秋》云:“木之美者,有寿木之华。”即此是。或云,此鵶有识,于焚介之山,数百里不复织网罗。(此“鵶有识于焚介之山数百里不复织罗网”,《拾遗记》三作戒所焚之山数百里居人不足设罗网。)呼之曰仁鸟。俗亦谓仁鸟白臆为慈乌,则此类也。(出王子年《拾遗记》)

郑氏《婚典谒文赞》曰:鸳鸯雌雄相类,飞止相匹。

○溪鶒

交州之墟,羽山之北,有善鸣禽。人面鸟喙,八翼一足,毛色如雉,行不践地,名曰鸐,其声似钟磬笙竽也。《世语》曰:“青鸐鸣,时太平。”乃盛明之世,翔鸣薮泽,音中律吕,飞而不行。禹平水土,栖于川岳,所集之地,必有哲人出焉。自上古铸诸鼎器,皆图象其形。铭赞到现在不绝。

《临海异物志》曰:溪鶒,水鸟,毛有五彩色,食短菰,其在溪中,没有毒气。

韩朋

《剧谈录》曰:安徽府尹阙,前临大溪。每僚佐有入台者,则死晷先有小滩涨出,石砾金光,澄澈可爱。牛僧孺为县尉,一旦,忽报滩出。翌日,邑宰与同僚列筵於亭上观之,因召老宿备恂其事。有老吏云:"杆必分司郎中,非西台之命。若是西台,滩氏当有溪鶒双立前后,居人以此为则。"僧孺潜揣县僚无出已者,因举杯曰:"既可以有滩,何惜一诗溪鶒?"宴未终,俄有溪鶒飞下。不旬日,拜西台军机大臣。

韩朋鸟者,乃凫鹥之类。此鸟为双飞,泛溪浦。水禽中鸂鹥、鸳鸯、鶄,岭北都有之,唯韩朋鸟未之见也。案干宝《搜神记》云:“大夫韩朋,其妻美,宋康王夺之。朋怨,王囚之,朋遂自杀。妻乃阴腐其衣,王与之上台,自投台下,左右提衣,衣不胜手。遗书于带曰:‘愿以尸还韩氏而合葬。’王怒,令埋之,以目视。经宿,忽见有梓木生二塚之上,根交于下,枝连其上。又有鸟如鸳鸯,恒栖其树。朝暮悲鸣。”南人谓此禽即韩朋夫妇之精魂,故以韩氏名之。

○

带箭

《尔雅》曰:鳽,。(郭璞症曰:似凫,脚高,毛冠。江东人家禽之,以厌火灾。鳽,音鶂肩反。)

带箭鸟,鸣如野鹊,翅羽墨茶色间错,尾生两枝,长二尺余,直而不枭,唯尾稍有毛,就好像箭羽,因目之为带箭鸟。

《说文》曰:鳽,也。一曰〈灵鸟〉。

细鸟

《西京杂记》曰:鲁恭王好斗鸡鸭,养孔雀、,奉穀一年二千石。

汉元封三年,勒毕国贡细鸟,以方尺玉笼盛数百头,大如蝇。其状如鹦鹉,闻声数里,如黄鹄之音。国人常以此鸟候时,亦名曰候虫。上得之,放于宫内,旬日之间,不知所止,惜甚,求不复得。二〇一四年,此鸟复来集于帐蓬之上,或入衣袖,因更名曰蝉鸟。宫人婕妤等皆悦之,但有此鸟集于衣上者,辄蒙爱幸。武帝末,稍稍自死,人尤爱其皮,服其皮者,多为哥们媚也。

《异物志》曰:巢于高树颠,生子未能飞,皆衔其母翼,飞下地饮食。

金母元君大使

《梦书》曰:梦里看到,居不诗也。妇见之,此独居也;婿见之,恐失妻也。雄雌俱行,淫佚游也。

齐郡函山有鸟足青嘴赤,素翼绛颡,名王母大使。昔刘彘登此山,得玉函,长五寸,帝下山,玉函忽化为白鸟飞去。世传山上有西灵圣母药函,常令鸟守之。

《唐书》曰:玄宗常遣中官往江南彩捕及诸水禽,幽州长史倪若水上疏谏曰:"近来九扈时忙,三农作苦,田夫拥耒,蚕妇持桑。而以此时彩捕奇禽异鸟,供园池之玩,远自江岭,达於京师;什蹈舟舫,陆倦肩负;饭之以鱼肉,间之以稻粱。道路观者莫不以皇上贱人而贵鸟也。君王当以天晶为凡鸟,麒麟为凡兽,即、溪鶒,曷足为贵也?"

鸳鸯

○鸥

汉时,鄢县西门两扇,忽一声称“鸳”,一声称“鸯”,晨夕开闭,声闻京师。汉末恶之,令毁其门,两扇化为鸳鸯,相随飞去,后遂改鄢为晏城县。

《仓颉解诂》曰:鹥,鸥也,生藕叶上,名水鸮。

五色鸟

《说文》曰:鸥,水鸮也。

杨震卒,未葬,有大鸟五色高丈余,从天飞下,到震棺前,举头悲鸣,泪出沾地。至葬日,冲天上涨。

《山海经》曰:玄纺搡,其人食鸥。

新喻男士

《南越志》曰:江鸥,一名海鸥,在涨海中,随潮上下。常以11月风至,乃还洲屿生卵,似鸡卵,色青。颇知风浪,若群飞至岸,必风。渔人及度海者,都是此为候。

豫章新喻县男子见田中有六七女,皆衣马夹。不知是鸟,匍匐往,得其一女所解毛衣,取藏之。即往就诸鸟,诸鸟各飞去,一鸟独不得去。男人取认为妇,生三女,其母后使女问父,知衣在积稻下,得之,衣而飞去。后复以衣迎三儿,亦得飞去。

《列子》曰:海上之人有好鸥鸟者,每旦,之海上从鸥鸟游,鸥鸟掷炅者,百数而不仅仅。其父曰:"吾闻鸥某苍从汝游,取来吾玩之。"前些天之海上,鸥鸟舞而不下也。

张氏

《晋咸和起居注》曰:二年三月,飨万国。有五鸥集太家鼏前。

京兆有张氏独处一室,有鸠自外入,止于床。张氏祝曰:“鸠为祸也,飞上承尘;为福也,即入本身怀。”以手探之,而得一金鉤。是后子孙渐盛,资财万倍。蜀贾客至长安,闻之,乃厚赂婢,婢窃鉤以与客。张氏既失鉤,慢慢衰耗,而蜀客亦罹穷厄,于是赍鉤以反张氏,张氏复昌。

《晋小米徵祥说》曰:鸥集太家鼏,殿非鸥所处。鸥,湖泽鸟也。时苏峻作逆,皇宫被焚。

漱金鸟

《唐书》曰:崔湜既私附太平公主,时人咸为之惧。门客陈振鹭献《海鸥赋》以讽之,湜虽称善,而心实不悦。

魏时,名古屋国贡漱金鸟。国人云:“其地去然州七千里,出此鸟,形如雀,色黄,毛羽柔密,常翾翔海上,罗者得之,感觉至祥。(“祥”原著“翔”,据明抄本改。)闻大魏之德,被于荒远,乃越山航海,来献大国。”帝得此鸟,蓄于灵禽之圃,饴以真珠,饮以龟脑。鸟常吐金屑如粟,铸之可感到器。昔汉武时,有献大雀,此之类也。此鸟畏霜雪,乃起小室以处之,名曰辟寒台。皆用水晶为户牖,使内外通光,而常隔于风雨尘雾。宫人争以所吐之黄金首饰钗珮,谓之辟寒金,紫禁城人相嘲言曰:“不服辟寒金,那得天子心;不服辟寒钿,那得太岁怜。”于是媚惑争以宝为身饰,及行卧皆怀挟以要宠也。魏代丧灭,宝物池台,鞠为茂草,漱金之鸟,亦自高翔。

○鹭

《诗》曰:坎其击鼓,宛丘之下。无间冬夏,值其鹭羽。(鹭鸟之羽,可以翳,舞者所持以指麾。)

晋永嘉二年,有鹙集于始安县,木矢贯之,铁镞,其长六寸有半,以箭计之,其射者当身长丈五六尺。

又曰:《振鹭》二王之后来助祭也。振鹭于飞,于彼西雍。小编客戾止,亦有斯容。

营道令

又曰:振振鹭,鹭下于鼓。咽咽醉言,舞於胥乐兮。

晋太元中,营道令何偕之去职,于县界山中得一鸟,大如白鹭,青白赤目,膝上髀下,自然有铜环形,大小刻画转辗如(“画转辗如”四字原空缺,据黄本补。)揽子,绝妙人功,于是京邑皆传观之。营道经今属道州。(原缺出处,许本、黄本作出《酉阳杂俎》)

《毛诗义疏》曰:鹭,水鸟。好白而洁,故谓之白鸟。齐鲁之间谓之舂锄,辽端阒浪、吴杨人皆云白鹭。大小如鹞,青脚,高尺七八寸,解指,尾如鹰尾,喙长征三号寸,顶上有毛十数枚,长尺馀,毵毵然,与众毛异,甚好。将欲取鱼时,弭之。今吴人亦养之,好群飞行。熊侣时,有朱鹭,合沓飞舞,则复有赤色。旧《鼓吹曲》有《朱鹭》是也。

风筝化鸟

《尔雅》曰:鹭,舂锄。(郭璞症曰:白鹭也。头、翅、背上都有长翰毛。以东以取为接离,名之曰白鹭縗。)

梁武老子@四年,侯景围台城,远不通问,简文作风筝飞空,告急于外。侯景谋臣王伟(“伟”字原空缺,据黄本补。)谓景曰:“此风筝所至,即以事达外。”令左右善射者射之,及堕,皆化为鸟,飞入云中,不知所往。

《穆国君传》曰:皇帝作诗三章,以哀民。曰:"有皎者鴼,鶣鶣其飞。

《幽明录》曰:巴东有一道士,忘其姓名,事道精进。入屋烧香,忽有风霜至,亲朋基友见一白鹭从屋中飞出。雨住,遂失道士所在。

安土重迁原土筑时,奠祭以(“以”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补。)觚爵,忽有一鹑飞于觚上,因名鹑觚城。后魏文日本东京帝国大学统中,立为鹑觚县。

《古今乐录》曰:阖闾夫差时,有双鹭飞出鼓中而去。

戴文谋

《南史》曰:张融年弱冠,同郡道士陆修靖以白鹭羽扇遗之,曰:"杆异物奉异人。"

有戴文谋者,隐居阳城山中。曾于客堂食际,忽闻有呼曰:“作者天帝使者,欲下凭君,可乎?”文谋闻甚惊,又曰:“君疑小编也?”文谋乃跪曰:“居贫,恐不足降下耳。”既而洒扫设位,朝夕进食甚谨。后谋于房间里窃言之,其妇曰:“此恐是狐魅依凭耳。”文谋曰:“小编亦疑之。”乃祠飨之时,神乃言曰:“吾相从,方欲相利,不意有猜疑争议。”文谋辞谢之际,忽堂上如数10位呼吁,出视之,见一大鸟,五色,白鸠数十随之,西北入云而去。

○鹡鸰

瑞鸟

《诗》曰:鹡鸰在原,兄弟急难。

炀帝征辽回,次于柳城郡之望海镇。步出观看,有大鸟二,素羽丹嘴,状同鹤鹭,出自霄汉,翻翔双下,高一丈四五尺,长八九尺,徘徊驯扰,翔舞御营。敕小说佐郎虞绰制《瑞鸟铭》以进,上命镌于其所,仍敕殿内丞阎毗图写其状,秘书郎虞世南上《瑞鸟颂》,敕令写于图首。

《毛诗义疏》曰:鹡鸰,水鸟,一名渠梁。大如鷃雀,脚长尾尖,背上青紫藤色,腹下白,颈下黑,如连钱,故桂阳谓之连钱。

报春鸟

《尔雅》曰:鹡鸰,雍渠。(郭璞症曰:雀属也,飞则鸣,行则摇。)

顾渚山中有鸟如鸲鹆而小,苍中蓝,每至正二月,作声云:“春起也!”至七月1月,作声云:“春去也!”采茶人呼为报春鸟。

○鹢

冠凫

《左传》曰:孟春戊午,六鹢退飞,过宋都,风也。

石首鱼,至秋化为冠凫,冠凫头中有石也。(出《海陆碎事》,明抄本作出《地野记》)

《庄子休》曰:夫白鹢之相视,眸子不运而风化。

秦吉了

《列子》曰:河泽之鸟,视而孕,曰鶂。

秦吉了,容、管、廉、白州产此鸟,大致似鹦鹉,嘴脚皆红,两眼后夹脑,有黄肉冠,善效人言,语音雄大,鲜明于鹦鹉。以熟鸡子和饭如枣饲之。或云,容州有纯赤、纯青白者,俱未之见也。

《录异传》曰:弘公者,吴兴乌程人,患疟经年。弘后独至旁舍,疟发,有数小儿或骑够怨,或扶公首脚,公因佯眠。忽起,捉得一儿,遂化成黄鹢,馀者皆走。公乃缚以还家,暮悬窗上云:"后日当杀食之。"比晓,失鹢处,公疟遂断。于时人有得疟者,往依弘,便疟断。

韦氏子

《晋书》曰:武帝谋伐吴,诏王浚修舟舰。濬乃作大舡连舫,方百二十步,受二千馀人。以水为城,起楼橹。开四出门,其上皆得驰马来往。又画鹢首怪兽於舡首,以惧江神。

汘阳郡有张青娥庙。元夕中,有韦氏子客于汘阳,途至其庙。遂解鞍以憩。忽见古寺中有二屐子在地上,生视之,乃结草成者,文科理科甚细,色白而制度极妙。韦生乃收贮于橐中,既而别去。及至郡,郡守舍韦生于馆亭中。是夕,生以所得屐,致于前而寐。后天已亡所在,莫穷其处。仅食顷,乃于馆亭瓦屋上得焉。仆者惊愕,告于韦生,生即命升屋而取之。即得,又致于前,前些天又失其所,复于瓦屋上得之。如是者三,韦生窃谓仆曰:“此其怪乎?可潜伺之。”是夕,其仆乃窃于隙中伺之,夜将半,其屐忽化为白鸟,飞于屋上。韦生命取焚之,乃飞去。

《博物志》曰:白鹢,雄雌相视则孕。或曰:雄鸣上风,雌鸣下风,则亦孕。

鸟贼

刘祯《鲁都赋》曰:绿鹢葱鹙。

李靖弟客师官至右武卫将军,四时从禽,无暂停歇。京师之东北际绥芬河,鸟兽皆识之,每出,鸟鹊竞逐噪之,人谓之鸟贼。

○鷉

鸟省

《尔雅》曰:鷉须羸。(似凫而小,膏中莹刀。)

冯兖给事,亲仁坊有宅,南有山亭院,多养鹅鸭及杂禽之类极多,常遣一亲朋亲密的朋友掌之,时人谓之鸟省。

扬雄《方言》曰:野凫甚小,而好没世晷者,南楚之外谓之鹈,大者谓之鹘鹈。

刘景阳

《纂文》曰:鵅、施、石檄、开零,皆野鸭。没食曰鵅,长颈曰施,多白曰开零,在山秸椿石檄。

天后时,左卫兵曹刘景阳使岭南,得吉了鸟,雄雌各三头,解人语。至都进之,留其雌者,雄烦怨不食,则天问曰:“何乃无聊也?”鸟为言曰:“其配为使者所得,今颇思之。”乃呼景阳曰:“卿何故藏一鸟不进?”景阳叩头谢罪,乃进之,则天不罪也。

○白〈暴鸟〉

食蝗鸟

《尔雅》曰:鵅,乌〈暴鸟〉。(郭璞症曰:水鸟也,似鶂而短颈,后翅紫红色,背上普鲁士蓝,江东呼为乌〈暴鸟〉。音驳。)

开元中,贝州蝗虫食禾,有大白鸟数千,小白鸟数万,尽食其虫。

卞敬宗《〈暴鸟〉赋》曰:乌真野之性,备於俯仰之间,专视缓步,有自卑掷昃。

卢融

○鸨

开元初,范阳卢融病中独卧,忽见大鸟自远飞来,俄止庭树,高四五尺,状类鸮,目大如柸,嘴长尺余。下地上阶,顷之,入房登床,举两翅,翅有手,(“手”原文“子”,据明抄本改。)持小枪,欲以击融,融伏惧流汗。忽复有人从后门入,谓鸟云:“此是好心人,慎勿伤也。”鸟遂飞去,人亦随出,融疾自尔永差。

《诗》曰:《鸨羽》,刺时也。晋侯邦父之后,大乱五世,君子下从征役,不得养爹娘也。凌潇肃先生鸨羽,集于苞栩。凌帅鸨行,集于苞桑。凌潇肃先生鸨翼,集於苞棘。

张氏

《礼》曰:鸡肝、雁肾、鸨奥、鹿胃。(郑玄注曰:奥,脾。)

濮州教头李全璋妻张,牛肃之姨也,开元二十七年,卒于伊阙庄。张寝疾,有鸟止于庭树,白首赤足,黄腹丹翅。其鸣但云:“懊恨也母兮。”如是昼夜不绝声。十余日,张殂,鸟遂不见。

○鶢鶋

王绪

《尔雅》曰:爰〈居鸟〉,杂县。(郭璞症曰:孝明太宗时,琅琊有大鸟,如马驹,时人谓之爰居。)

天宝末,佳木斯录事参军王绪病将死,有大鸟飞入绪房,行至床所,引嘴向绪声云:“取取。”绪遂卒。

《广志》曰:马鸟,鶢鶋。

成绩大鸟

《庄周》曰:海鸟止於鲁郊,鲁侯觞之於庙,奏《九韶》以为乐,具趟阄认为膳。鸟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二十一日而死。此以人养鸟也,不比以鸟养鸟。(司马彪注曰:即鶢鶋也。)

大历八年,大鸟见武功,群噪之。行营将张日芬射获之,肉翅狐首,四足,足有爪,广四尺,状类蝙蝠。

《国语》曰:海鸟曰爰委居,止於鲁北门之外三七日,(爰居,杂县。北门,城门。)臧文子禽使国人祭之。(文种不知,感觉神。)展禽曰:"越哉!臧孙之为政也。(越,足也。言其迂阔。不知政要也。)夫祠,国之大节也;而节,政之所成也,故慎制祠认为国典。今无故而加典,非政之宜也。夫圣王掷昶祠也,功施於民,则祠之;以死勤事,则祠之;以功定国,则祠之;能御大灾,则祠之;能捍大患,则祠之。非是族也,不在祠典。今海鸟至,已不知而祠之,以为国典,难认为仁且智矣!夫仁者讲功,而智者处物。无功而祠之,非仁也;不知而不问,非智也。今兹海其有灾乎?夫广川之鸟兽,恒知而避其灾也。"是岁也,海多烈风。

鹳鹴

○鹈鹕

鹳鹴,一名堕羿,形似鹊。人射之,则衔矢反射人。

《尔雅》曰:鹈鹕,鴮鸅。(郭璞症曰:今之鹈鹕也,好群飞,入水食鱼,故名夸睪,俗呼为陶河。)

吐绶鸟

《毛诗疏》曰:惟鹈在梁。许慎曰:鹈,鹕也,一名汙泽,一名淘河。水鸟。身材似鸩而巨大,喙长尺馀,直而广,目中赤,颔下胡大如数斗囊。若有小水鱼,便抑水满其胡而弃之,令水竭尽,鱼在陆地,乃共食之,故曰陶河。

鱼复县南山有鸟大如鸲鹆,羽色多黑,杂以黄白,头颇似雉。一时吐物长数寸,丹采彪炳,形色类绶,因名叫吐绶鸟。又食必蓄嗉,臆前大如斗,虑触其嗉,行每远草木,故一名避株鸟。

《魏志》曰:十月,有鹈鹕集灵芝池。诏曰:"杆小说家所谓'污泽'也,《曹诗》刺共公远君子而近小人。今岂有贤智之士处於下位乎?不然,斯鸟胡为而至?其博举天下俊德茂材,独行君子,以答曹人之刺。"

杜鹃

《山海经》曰:宪斯之山,沙水出焉。在那之中多鹈鹕,如鸳鸯而人足,其鸣自叫。见,国有土功。

张梓琳,始阳相推而鸣,先鸣者脚气死。尝有人外出,见一群寂然,聊学其声,即死。初鸣,先听者主拜别。厕上听其声,不祥。厌之之法,当为犬声应之。

《庄周》曰:鱼不畏网而畏鹈鹕。网者,公平无私;鹈鹕有心,故鱼畏之。明主行奖赏处置处罚如网。

蚊母鸟

《本草切要》曰:鹈鹕饮水,数升而不足。

蚊母鸟,形如鹢,嘴大而长,池塘捕鱼而食。每叫一声,则有蚊蚋飞出其口。俗云,采其翎为扇,可辟蚊子。亦呼为吐蚊鸟。

○鸬鹚

桐花鸟

《尔雅》曰:鹚,鷧。(郭璞症曰:即鸬鹚也。嘴角曲如钩,食鱼。)

剑南彭蜀间,有鸟大如指,五色毕具,有冠似凤。食桐花,每桐结花即来,桐花落即去,不知何之,俗谓之桐花鸟。极驯善,止于妇人钗上,客终席不飞。人爱之,无所害也。

《异物志》曰:鸬鹚不生卵,而孕雏於池泽间。又吐生,多者八九,少者五六,相连而出,若系绪。水鸟而巢高树上,或在石窟之间。

真腊国民代表大会鸟

《隋书》曰:日本草木冬青,土地肥沃,水多陆少。以小环挂鸬鹚项,令入水捕鱼,得百馀头以充食。

真腊国有葛浪山,高万丈,半腹有洞。先有浪鸟,状似老鸱,大如骆驼。人过,即攫而食之,腾空而去,百姓苦之。真腊王取大拿肉。中安小剑子,三头尖利,令人载行,鸟攫而吞之,乃死,无复种矣。

《唐书》曰:贞玄十五年三月,上以自春已来,时雨未降,四月之月,能够雩祠。遂幸兴庆宫龙堂,兆庶祈祷。忽有白鸬鹚,沉浮水际,群类翼从其后。左右侍卫者咸惊异之,俄然,莫知所往,方悟龙神植典化,遂相率蹈舞称庆。至丙午,果中雨,远近滂沱。于是宰臣等上表陈贺。

百舌

范王《治咽方》曰:咽,鸬鹚啄即愈。治鲠,烧鸬鹚羽,水服半钱即下。若呼"鸬鹚鸬鹚",亦有下者。

百舌春啭,小寒唯食蚯蚓。初月后冻开,蚓出而来。四月后,蚓藏而往。盖物之相感也。

○婟泽

《尔雅》曰:纺,泽虞。(孙炎注曰:尸鸠,或谓纺,泽虞蒲梆名。郭璞症曰:今泽也,常在泽中,见人辄唤不去,有像主守之官,因名之也。)

江淮谓群鹳旋飞为鹳井,鹳亦好旋飞,必有风霜。人探巢取鹳子,六十里旱。能群飞,薄霄激雨,雨为之散。

○鹳雀

又南方有鹳食蛇,每遇巨石,知其下有蛇,即于石前,如道士禹步,其石阞但是转,因得而噉。里人学其法者,伺其养雏,缘树,以蔑絙缚其巢,鹳必作法而解之,乃铺沙树底,俾脚踩过的印痕所印而仿学之。

《说文》曰:鹳,雀也。

甘虫

《诗》曰:笔者来自东,零雨其濛。鹳鸣于垤,妇叹于室。

大中末,舒州奏众鸟成巢,阔七尺,高级中学一年级丈,而燕雀鹰鹯,水禽山鸟,无不驯狎如一。更有鸟,人面绿毛,嘴爪皆绀。其声曰“甘虫”,因谓之甘虫。时人画图,鬻于坊市。

《毛诗义疏》曰:鹳,一名负釜,一名背灶,一名皂君。泥其巢,一旁为池,含水满之。取鱼置池中,食其雏。若杀其子,则一村致灾旱。

戴胜

华峤《孙吴书》曰:杨震,字伯起,年五十始应州郡植蒂,民众谓之晚暮。后有鹳雀衔三田鱔,飞集讲堂前。都讲取鱼进曰:"蛇鱼者,卿大夫之服像也。数三者,法三台也。先生自此升矣。"

王蜀刑部令尹李仁表寓居许州,将入贡于春官。时薛能御史为镇,先缮所业诗五十篇以为贽,濡翰成轴,于小亭凭几阅之。未三五首,有戴胜自檐飞入,立于案几之上,驯狎。长久,伸颈亸翼而舞,向人若将语。久之,又转又舞。如是者三,超然飞去。心异之,不以告人,翌日投诗,薛大加礼待。居数日,以其子妻之。

《永州万毕术》曰:天雄、鹳胎,日行千里。(取鹳鸟胎,于月底暴二十六日一夜,增天雄,四月用三十天雄,而并治为丸,大如梧子。欲行,吞一丸。得腾蛇胆和,大良。韧屿雄,乃膳独即行千里。)

北部湾大鸟

桓谭《新语》曰:昔有鹳,郡国皆杀之,而三辅俗不敢取,取或雷雳霹起。原天不独在彼而在此,其杀取时,正与雷偶耳。

马尔马拉海有大鸟,其高千里,头文曰“天”,胸文曰“候”,左翼文曰“鹥”,右翼文曰“勒”,头向北正,海核心捕鱼。或时举翼飞,而其羽相切,如雷风也。

《葛洪》曰:以鹳血途金丹一丸,内衣中,以指物,随口变化。

《神农业余大学学帝本草》曰:鹳骨,味涩无毒,治鬼虫、诸疰、五尸、心腹疾。

温璋为京兆尹,勇于杀戮,京邑惮之。22日,闻挽铃而不见有人,如此者三,乃一鵶也。尹曰:“是必有人探其雏而来诉耳。”命吏随鵶所在而捕之,其鵶盘旋,引吏至城外树间,果有人探其雏,尚憩树下。吏执送之,府尹以事异于常,乃毙捕雏者。

《博物志》曰:鹳,水鸟也。伏卵时数入水,卵冷则不孕,取礜石周边绕卵,以助暖气。故方术家以鹳巢中暖礜石为真物。

仙居山异鸟

《列仙传》曰:木羽者,钜鹿人。母贫贱,主助产。产探妇,妇儿生,开目大笑,母大怖。暮,梦里见到大冠赤帻者守儿,言:"杆即司免畕,当报汝恩,使汝子木羽得仙。"母阴识之。生儿,字木羽。所探儿年十五,夜有车马来迎之,过呼:"木羽,为自己御车。"遂俱去。又二十馀年,鹳雀旦以二尺鱼着户上,母匿不道,而卖其鱼。四十馀年。母乃终。

王蜀永平二年,得北邙山章弘道所留瑞文于什邡之仙居山,遂出缗钱,委汉州马步使赵弘约,缔构观宇。洎创天尊殿,材石宏博,功效甚多。是日,将架巨梁,愚拙丁役三百余名缚拽鼓噪,震惊远近。忽有异鸟四只,一红赤色,二皆洁白,尾如曳练,各长二尺余,栖于梁同志上,随絙索上下,在公众中,略无惊怖。工人抚搦戏玩之,如所驯养者。梁既上毕,鸟亦飞去。

○鹙

《诗》曰:有鹙在梁。

顷年,有人得到黄鹂雏,养于竹笼中。其雌雄接翼,晓夜哀鸣于笼外,绝不饮喙。乃取雏置于笼外,(“绝不饮喙乃取雏置于笼外”十一字原缺,据明抄本补。)则更来哺之。人或在前,略无所畏。忽十一日,不放出笼,其雄雌缭绕飞鸣,无进而入。一投火中,一触笼而死。剖腹视之,其肠寸断。

《说文》曰:鹙,秃鹙也。

古典法学原著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表明出处

《环氏吴纪》曰:嗣王问中书令张尚:"鸟掷晷大者惟鹤、小者雀乎?"尚曰:"阁者有秃鹙,小者鹪鹩。"嗣王忌胜己,因徙尚。

《天问》曰:鹍鸿群晨杂鹙鸧。(鹍,鹍鸡也。鸿,鸿鹄也。鹙,秃鹙也。)

《后魏书》曰:正光二年7月,获秃鹙于皇城。诏以示崔光,崔光表曰:"蒙示十25日所得大鸟,此即《诗》所谓'有鹙在梁'。解云:秃鹙也,贪恶之鸟,野泽所育,不应入于殿庭。昔魏氏黄初级中学,有鹈鹕集于灵芝池,文帝下诏,以曹恭公远君子、近小人,博求贤尽。上卿华歆由此逊位,而让管宁也。臣闻野物入舍,古为不善,是以张臶恶〈仟鸟〉,贾长沙忌鵩。鹈鹕暂集而去,前王犹为至诫;况今亲入宫禁,为人所获,方被喂养,宴然不认为惧!准诸往义,信有殊矣!且睚眦之禽,必资鱼肉、菽麦、稻粱,时或餐啄,一食之费,容过斤溢。今春夏阳旱,穀籴稍贵;穷窘之家,时有菜品。太岁为民父母,抚之如伤,岂可弃人养鸟,介意於丑形恶声哉!卫侯好鹤,曹伯爱雁,身死国灭,可为寒心。太岁学通《春秋》,亲览前事,何得口咏,其行未遵?诚愿远师殷宗,近法魏祖,修德延贤,消灾集庆。放无用之物,弃之川泽。取乐琴书,调和神性。"肃宗览表大悦,即弃之池泽。

《南史》曰:齐晋安王子勋即伪位於寻阳,其夕,有秃鹙鸟集城上。

《唐书》曰:会昌玄年三月,有秃鹙鸟集於禁苑。

○鸧

《尔雅》曰:鸧,縻鸹。(郭璞症曰:今呼鸧鸹。音箭括。一音利也。)

《庄子休》曰:大鸧饱食,仰天而嘘。

《列子》曰:蒲且子之戈,连双鸧於青云之际。

《天问》曰:酸鹄臇凫煎鸿鸧。

《江赋》曰:奇鸧四头。

○精卫

《山海经》曰:神农大帝之女名媱,游於南海,溺而不反,是为精卫。常取西山之木石,以堙加利利海。

《述异记》曰:昔赤帝娲溺死加勒比海中,化为精卫。其鸣自呼。每衔西山木石,以填科尔特斯海,怨溺死故也。海畔俗说:精卫无雄,耦海燕而生,生雌状如精卫,生雄状如海燕。今地中海畔精卫誓水处犹存,溺死此川,誓不饮其水。一名誓鸟,一名怨禽,又名志鸟,俗名称叫神女雀。

《博物志》曰:有鸟如乌,文首、白喙、赤足,名曰精卫。昔神农大帝之女媱,往游於黄海,溺死而不反,其神化为精卫。故精卫常取西山之木石,以填黄海。

左思《魏都赋》曰:〈羽氐〉〈羽氐〉精卫,衔木偿怨。

左思《吴都赋》曰:精卫衔石而遇缴,文鳐夜飞而触纶。

○水紥鸟

《南夷志》曰:水紥鸟,出坎Pina斯池。葭月遍于水际。

古典法学原来的文章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评释出处

版权声明: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于六合联盟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农学之太平御览,卷四百六十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