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管经济学之太平广记,古典艺术学之太平御

2019-09-28 05:40栏目:六合联盟文学
TAG:

○异鸟

史悝 姚略 鹅沟 祖录事 周氏子 平固人 海陵斗鹅 鸭 鹭

冯法 钱塘士人 黎州白鹭 雁

《庄子》曰: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植党,不知几千里也。怒而飞,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将徙於南冥。南冥者,天池也。水激三千里,搏扶摇而上者九万里。(司马彪注曰:扶摇,上行风。)

南人捕雁 海陵人

《晏子》曰:景公谓晏子曰:"天有极大物乎?"对曰:"有鹏浮游云,背凌苍天,该於天地,漻漻乎不知其翮之所在也。"

鸜鹆

《幽明录》曰:楚文王好猎。有一人献一鹰,击鹏雏。

勾足 能言 桓豁 广陵少年 雀

《异类传》曰:汉武时,西域献黑鹰,得鹏雏,东方朔识之。

雀目夕昏 吊乌山 杨宣 乌

《晋书》曰:贾彪《鹏鸟赋序》曰:"余览张安世《鹪鹩赋》,以其质微处亵,而陋以远害。硬馛为未若大鹏,栖形遐远,自育之全也。此固祸福之机,聊赋之云。"

越乌台 何潜之 乌君山 魏伶 三足乌 李纳 吕生妻 梁祖

又曰:阮修《大鹏赞》曰:"跄跄大鹏,诞自北冥。假精灵鳞,神化以生。如云之翼,如山之形。海运水击,扶摇上征。"

又曰:习凿齿诣释道安,值众僧斋。众皆舍钵敛衽,惟释道安食不辍。凿齿曰:"阁鹏从南来,众某苍戢翼,何忽冻老鸱,腩腩低头食?"

鸣枭 鸱鸺鹠目夜明 夜行游女 禳枭 张率更 雍州人 韦颛

《神异经》曰:北海有大鸟,其高千里。头文曰:"天",胸文曰"鸡",左翼文曰:"鹥",右翼文曰"勤"。左足在海北崕,右足在海南崕。其毛苍,其喙赤,其脚黑,名曰天鸡,一名鹥勤。头向东,止海中央,惟捕鲸鱼,食则北海水流。利不犯触人,不干物。或时举翼飞,其两羽相初,如雷如风,惊动天地。(张茂先注曰:北海多鲸鱼,而产子多,北海溢塞。故鸟食此鱼,海水通流。)

史悝

希有

晋太元中,章安郡史悝家有驳雄鹅,善鸣。悝女常养饲之,鹅非女不食,荀佥苦求之,鹅辄不食,乃以还悝。又数日,晨起,失女及鹅。邻家闻鹅向西,追至一水,唯见女衣及鹅毛在水边。今名此水为鹅溪。(出《广古今五行记》)

东方朔《神异经》曰:昆仑铜柱有屋,辟方百丈。上有一鸟,名希有。张左翼复东王公,右翼复西王母。西王母一赎再登翼上,之东王公也。其喙赤,目黄如金。其肉苦咸,仙人甘之。

姚略

金翅鸟

义熙中,羌主姚略坏洛阳沟,取砖,得一双雄鹅并金色,交颈长鸣,声闻九皋,养之此沟。

《符子》曰:齐景公谓晏子曰:"寡人既得宝千乘,聚万驷矣。方欲珍悬黎,会金玉,其得之耶?奚若?"晏婴曰:"臣闻琬琰之外有鸟焉,曰金翅,民谓为羽豪。其为鸟也,非龙肺不食,非凤血不饮。其食也,常饥而不饱;其饮也,常渴而复充。生未几何,失其天年而死。金玉之珍,非乃为君之患也?"

鹅沟

《齐书》曰:初,武帝梦金翅鸟下殿庭,搏食小龙无数,乃飞上天。明帝初,其梦竟验。

济南郡张公城西北有鹅沟,南燕世,有渔人居水侧,常听鹅声。而众鹅中有铃声甚清亮,候之,见一鹅咽颈极长,因罗得之,项上有铜铃,缀以银锁,有隐起元鼎元年字。

意怠

祖录事

《庄子》曰:东海有鸟,名意怠,进不敢为前,退不敢为后,食不敢先常,必取其绪,行列不斥,而人不得害,以免于患。

久视年中,越州有祖录事,不得名,早出,见担鹅向市中者。鹅见录事,频顾而鸣,祖乃以钱赎之。到僧寺,令放为长生。鹅竟不肯入寺,但走逐祖后,经坊历市,稠人广众之处,一步不放,祖收养之。左丞张锡亲见说。

大风

周氏子

《淮南子》曰:尧使羿缴大风於青丘。(大风,鸷鸟,在东方。一云:大风,风伯也。)

汝南周氏子,吴郡人也,亡其名,家于昆山县。元和中,以明经上第,调选,得尉昆山。既之官,未至邑数十里,舍于逆旅中。夜梦一丈夫,衣白衣仪状甚秀,而血濡衣襟,若伤其臆者。既拜而泣谓周生曰:“吾家于林泉者也,以不尚尘俗,故得安其所有年矣。今以偶行田野间,不幸值君之家僮,有系吾者。吾本逸人也,既为所系,心甚不乐,又纵狂犬噬吾臆,不胜其愤。愿君子悯而宥之,不然,则死在朝夕矣。”周生曰:“谨受教,不敢忘。”言讫忽寤,心窃异之。明日,至其家。是夕,又梦白衣来曰:“吾前以事诉君,幸君怜而诺之,然今尚为所系,顾君不易仁人之心,疾为我解其缚,使不为君家囚,幸矣。”周即问曰:“然则尔之名氏,可得闻乎?”其人曰:“我鸟也。”言已遂去。又明日,周生乃以梦语家僮,且以事讯之,乃家人因适野,遂获一鹅,乃笼归,前夕,有犬伤其臆,周生即命放之。是夕,又梦白衣人辞谢而去。

兼兼

平固人

《周书》曰:成王时,巴人献比翼鸟。

处州平固人访其亲家,因留宿。夜分,闻寝室中有人语声,徐起听之,乃群鹅语曰:“明旦主人将杀我,善视诸儿。”言之甚悉。既明,客辞去,主人曰:“我有鹅甚肥,将以食子。”客具告之,主人于是举家不复食鹅。顷之,举乡不食矣。

《尔雅》曰:南方有比翼鸟焉,不比不飞,其名曰兼兼。(郭璞症曰:似凫,青赤色,一目一翼,相得乃飞也。)

海陵斗鹅

《山海经》曰:有鸟,其状如凫,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蛮。(比翼鸟,色青赤,见则大水。)

乙卯岁,海陵郡西村中有二鹅斗于空中,久乃堕地,其大可五六尺,双足如驴蹄,村人杀而食之者皆卒。明年,兵陷海陵。

《史记》曰:管仲说桓公:"古之封禅西海,致比翼之鸟。"

《瑞应图》曰:王者德及高远,则比翼鸟至。一本云:王者有孝德则至。

晋周昉少时与商人泝江俱行,夕止宫亭庙下。同侣相语:“谁能入庙中宿?”昉性胆果决,因上庙宿。竟夕晏然,晨起,庙中见有白头老翁,昉遂擒之,化为雄鸭。昉捉还船,欲烹之,因而飞去,后竟无他。

《博物志》曰:崇吾之山有鸟焉,一足一翼一目,相得乃飞,名曰鹣鹣,见则天下大水。

世乐

冯法

《临海异物志》曰:世乐鸟,五色,头上有冠,丹喙,赤足。有道则见。

晋建武中,剡县冯法作贾,夕宿荻塘,见一女子,著服,白皙,形状短小,求寄载。明旦,船欲发,云:“暂上取行资。”既去,法失绢一疋,女抱二束刍置船中。如此十上,失十绢。法疑非人,乃缚两足,女云:“君绢在前草中。”化形作大白鹭,烹食之,肉不甚美。

端琦

钱塘士人

《说苑》曰:晋平公出朝,其鸟环平公不去。平公顾谓师旷曰:"是凤耶?"师旷对曰:"东方有鸟,名为端琦,憎鸟而爱狐。令吾君必衣狐裘以朝乎?"平公曰:"然。"

钱塘士人姓杜,船行。时大雪日暮,有女子素衣来,杜曰:“何不入船?”遂相调戏。杜阖船载之,后成白鹭去。杜恶之,便病死也。

青鸟

黎州白鹭

《山海经》曰:三危之山,有三青鸟居。(青鸟,主为西王母取食者,别自栖息于此山。)

黎州通望县,每岁孟夏,有白鹭鹚一双坠地。古老传云,众鸟避瘴。临去,留一鹭祭山神。又每郡主将有除替,一日前,须有白鹭鹚一对,从大渡河飞往州城,盘旋栖泊,三五日却回。军州号为先至鸟。便迎新送故,更无误焉。

《纪年》曰:穆王十三年西征,至于青鸟之所解。

雁南人捕雁

《汉武故事》曰:七月七日,上於承华殿斋正中,忽有一青鸟从西方来,集殿前。上问东方朔,朔曰:"杆西王母欲来也。"有顷,西王母至,有十二青鸟如乌,夹侍王母旁。

雁宿于江湖之岸,沙渚之中,动计千百,大者居其中,令雁奴围而警察。南人有采捕者,俟其天色阴暗,或无月时,于瓦罐中藏烛,持棒者数人,屏气潜行。将欲及之,则略举烛,便藏之。雁奴惊叫,大者亦惊,顷之复定。又欲前举烛,雁奴又惊。如是数四,大者怒啄雁奴,秉烛者徐徐逼之,更举烛,则雁奴惧啄,不复动矣。乃高举其烛,持棒者齐入群中,乱击之,所获甚多。昔有淮南人张凝评事话之,此人亲曾采捕。

又曰:钩弋夫人卒,上为起通灵台。常有一青鸟集台上。

海陵人

《晋中兴书》曰:颜含嫂病困,须髯蛇胆,不能得。含忧叹累日。忽有一童子持青囊授含,乃蛇胆也。童子化为青鸟飞去。

海陵县东居,人多以捕雁为业。恒养一雁,去其六翮以为媒。一日群雁回塞时,雁媒忽人语谓主人曰:“我偿尔钱足,放我回去。”因腾空而去,此人遂不复捕雁。

《神仙传》曰:东陵圣母,广陵海陵人杜氏撇蘙。学刘纲道,坐在立亡。杜公不信,诬言圣母作奸,收付狱,圣母从窗中飞出。於是远近为立庙,甚有神效。常有一青鸟在祭所,人有失物者,青鸟便飞集物上。路无拾遗。

鸜鹆

晋郭璞《青鸟赞》曰:山名三危,青鸟所解。涂却昆仑,王母是隶。穆王西征,旅轸斯地。

勾足

治鸟

鸜鹆交时,以足相勾,促鸣鼓翼如斗状,往往坠地。俗取其勾足为魅药。

《搜神记》曰:越地深山有鸟,大如鸠,青色,名曰治鸟。穿大树作巢,如五六升器,口径数寸,周饰以土垩,赤白相分,状如射侯。伐木者见此树,即避之。或夜冥不见鸟,亦知人不见己也。鸣曰:"嗤咄上去",明日便宜急上去;曰:"嗤咄下去",明日便宜急下去。若不便去,但言笑而已,可止伐也;若有秽恶及犯其所止者,则虎害之。白日见其形,鸟形也;夜听其鸣,亦鸟也。时主人形,长三尺,入涧中取石蟹,就人间火炙之。越人谓此越祝之祖。

能言

木客

鸜鹆,旧言可使取火,效人言胜鹦鹉。取其目精,和人乳研,滴眼中,能见烟霄外物。

《异物志》曰:木客鸟,大如鹊。数千百头为群,飞集有度,不与众鸟相厕。人俗云:木客,白黄文者谓之君长,有翼有绶,飞高而正;赤者在前,谓之五伯,居前正;黑者谓之钤下;缃色而赪杂者,谓之功曹;左胁有白带、似鞶囊者,谓掷犄簿;长次君后,其五曹官属各有章色。庐陵郡东有之。

桓豁

恶鸟

晋司空桓豁之在荆州也,有参军,五月五日,剪鸜鹆舌教语,无所不名。后于大会,悉效人语声,无不相类。时有参佐齆鼻,因内头瓮中效之,有主典盗牛肉,乃白参军:“以新荷裹置屏风后。”搜得,罚盗得。(出刘义庆《幽明录》)

《尔雅》曰:枭,鸱鸟少美长丑,为流栗。

广陵少年

《史记》曰:古者,天子常以春祠黄帝,用一枭。(如淳曰:汉使东郡送枭。五月五日作枭羹,以赐百官。以其恶鸟,故食之。)

广陵有少年畜一鸜鹆,甚爱之。笼槛八十日死,以小棺贮之,将瘗于野。至城门,阍吏发视之,乃人之一手也,执而拘诸吏。凡八十日,复为死鸜鹆,乃获免。

《春秋后语》曰:苏代谓魏王曰:"独不见夫博之所以贵枭乎?(博之坚者为枭。《楚词》云:成枭而牟乎五白。枭,古尧切。)便则食,不便则止。令主曰'事始以行,不可更'。是何言欤?王之用智不若枭乎?"王乃止其行。

《后汉书》曰:朱浮与彭宠书,曰:"惜乎!弃休令之嘉名,造鸱枭之逆谋。"

雀目夕昏

《晋书》曰:张重华为石季龙所攻,重华扫境内,使其征南将军裴恒御之。恒壁於广武,欲以持久敝之。张耽举主簿谢艾,兼资文武,必能折冲御侮,歼殄凶类。重华召艾,艾曰:"昔耿弇不欲以贼遗君父,黄权愿以万人当寇。乞假臣兵七千,为殿下吞王曜、麻秋等。"重华大悦。以艾为中坚将军,配步骑五千击秋。引师出振武,夜有二枭鸣於牙中,艾曰:"枭,邀也。六博得枭者胜,今枭鸣牙中,克敌之兆。"於是进战,大破之,斩首五千级。

雀皆至夕而不见物,人有至夕昏不见物者,谓雀盲是也。鸺鹠夜察毫末,昼瞑目不见丘山,殊性也。

又《载记》曰:乞伏乾归略于五溪,有枭集于其手,甚恶之。六年,为兄子够援所弑,并其诸子十馀人。

吊乌山

《北史》曰:李玄忠性甚工弹。常从文襄入谒魏帝,有枭鸣殿下。文襄命玄忠弹之,问得几丸而落,对曰:"一丸承大将军意气,两丸足矣。"如其言而落之。

蜀吊乌山,至雉雀来吊,最悲。百姓夜燃火,伺取之,其无嗉不食,似特悲者。以为义则不杀。

《唐书》曰:有枭晨鸣于张率更庭树,其妻以为不祥,连唾之。文收云:"急洒扫,吾当改官。"言未毕,贺者已在门。

杨宣

《淮南子》曰:白公之啬财,若枭之爱其子也。(许慎曰:枭子大,食其母也。)

杨宣为河内太守,行县,有群雀鸣桑树上,宣谓吏曰:“前有覆车粟。”

《淮南万毕术》曰:氲止枭鸣。(取破甑瓦向抵之,辄自止物相胜,其性耳。)

《鲁猎萦》曰:齐辨士田巴,毁五帝,罪三王,离坚白,合同异,一日服千人。有馀劫者弟子曰鲁仲连,年十二,号"千金驹",往诣田巴曰:"臣闻白刃交前者,不救流矢,急,不暇救援也。今楚军南阳,赵代高唐,燕人十万守聊城,国之危在旦夕,先生奈何不能却者?先生之言,有似枭鸣,出声而人恶之。愿先生勿复言!"田巴曰:"谨闻命矣。"

越乌台

《说苑》曰:齐景公为露寝之台,成而不通焉。柏常骞曰:"为台甚急,台成,君何为不通焉?"公曰:"然。枭昔鸣。枭呜者,其声无不为也。吾恶之甚,是以不通焉。"柏常骞曰:"臣请禳而去之。"公曰:"何具?"对曰:"筑新室,为置白茅焉。"公使为室成,置白茅焉。柏常骞夜用事,明日,问公曰:"今旦闻枭声乎?"公曰:"一鸣而不复闻。"使人往视之,枭当陛布翼伏地而死。

越王入国,丹乌夹王而飞,故句践得入国也。起望乌台,言乌之异也。(出王子年《耆旧传》,明抄本作出《拾遗录》)

又曰:枭逢鸠,鸠曰:"子安之?"枭曰:"我将东徙。"鸠曰:"何故?"枭曰:"一乡皆恶我鸣,故徙也。"鸠曰:"更鸣则可;不更鸣,东徙亦恶子之声。"

何潜之

桓谭《新论》曰:王翁时男子毕康杀其母,诏焚烧其尸,暴其罪于天下。余上封章言:"宣帝时,公卿朝会,丞相语次曰:'闻枭生子,长,旦食其母,宁然?'有贤者应曰:'但闻乌子反哺耳。'丞相大惭。君子於鸟兽,尚为之讳,况人乎?"

晋时营道县令何潜之于县界得乌,大如白鹭,膝上髀下,自然有铜环贯之。

又曰:余前为典乐大夫,有枭鸣于庭树,咐晷皆惧。余后与典谢侯争斗,俱坐免。

乌君山

《说文》曰:枭,不孝鸟也。至日捕枭磔之。

乌君山者,建安之名山也,在县西一百里。近世有道士徐仲山者,少求神仙,专一为志,贫居苦节,年久弥励。与人遇于道,修礼,无少长皆让之。或果谷新熟,辄祭,先献虚空,次均宿老。乡人有偷者坐罪当(“罪当”原作“而诛”,据明抄本改。)死。仲山诣官,承其偷罪,白偷者不死,无辜而诛,情所未忍。乃免冠解带,抵承严法,所司疑而赦之。仲山又尝山行,遇暴雨,苦风雷,迷失道径。忽于电光之中,见一舍宅,有类府州,因投以避雨。至门,见一锦衣人,顾仲山,乃称此乡道士徐仲山拜。其锦衣人称监门使者萧衡,亦拜。因叙风雨之故,深相延引。仲山问曰:“自有乡,无此府舍。”监门曰:“此神仙之所处,仆即监门官也。”俄有一女郎,梳绾双鬟,衣绛赭裙青文罗衫,左手执金柄尘尾幢旄,传呼曰:“使者外与何人交通,而不报也?”答云:“此乡道士徐仲山。”须臾,又传呼云:“仙官召徐仲山入。”向所见女郎,引仲山自廊进。至堂南小庭,见一丈夫,年可五十余,肤体须发尽白,戴纱搭脑冠,白罗银镂帔,而谓仲山曰:“知卿精修多年,超越凡俗。吾有小女颇闲道教,以其夙业,合与卿为妻,今当吉辰耳。”仲山降阶称谢拜(“阶称谢拜”原作“言谢几回”,据明抄本改。)起,而复请谒夫人,乃止之曰:“吾丧偶已七年,吾有九子,三男六女,为卿妻者,最小女也。”乃命后堂备吉礼。既而陈酒肴,与仲山对食讫,渐夜闻环珮之声,异香芬郁,荧煌灯烛,引去别室。礼毕三日,仲山悦其所居,巡行屋室,西向厂舍,见衣竿上悬皮羽十四枚,是翠碧皮,余悉乌皮耳。乌皮之中,有一枚是白乌皮。又至西南,有一厂舍,衣竿之上,见皮羽四十九枚,皆鸺鹠。仲山私怪之,却至室中,其妻问其夫曰:“子适游行,有何所见,乃沈悴至此?”仲山未之应,其妻曰:“夫神仙轻举,皆假羽翼。不尔,何以倏忽而致万里乎?”因问曰:“乌皮羽为谁?”曰:“此大人之衣也。”又问曰:“翠碧皮羽为谁?”曰:“此常使通引婢之衣也。”“又余乌皮羽为谁?”曰:“新妇兄弟姊妹之衣也。”又问:“鸺鹠皮羽为谁?”曰:“司更巡夜者衣,即监门萧衡之伦也。”语未毕,忽然举宅惊惧,问其故,妻谓之曰:“村人将猎,纵火烧山。”须臾皆云:“竟未与徐郎造得衣。今日之别,可谓邂逅矣。”乃悉取皮羽,随方飞去。即向所见舍屋,一无其处。因号其地为乌君山。

赵壹《解摈赋》曰:氲瓦可以令枭寂。

魏伶

《岭表录异》曰:北方枭呜,人家以为怪,共恶之。南中昼夜飞鸣,与鸟鹊尾。桂林人罗取,生鬻之;家家养使捕鼠,以为胜狸。

唐魏伶为西市丞,养一赤嘴乌,每于人众中乞钱,人取一文,而衔以送伶处,日收数百,时人号为魏丞乌。

三足乌

《礼记·内则》曰:鹄鸮胖。

天后时,有献三足乌,左右或言:“一足伪耳。”天后笑曰:“但令史册书之,安用察其真伪?”《唐书》云:“天授元年,有进三足乌,天后以为周室之瑞。”睿宗云:“乌前足伪。”天后不悦。须臾,一足坠地。

《毛诗》曰:墓门有梅,有鸮萃止。夫也不良,歌以讯之。

李纳

又曰:翩彼飞鸮,集于泮林。食我桑椹,怀我好音。

贞元十四年,郑汴二州群乌飞入田绪、李纳境内,衔木为城。高至二三尺,方十余里。绪、纳恶而命焚之,信宿如旧,乌口皆流血。

又《诗义疏》曰:鸮,大如鸠,绿色,恶声鸟也。入人家,凶,贾谊所赋是也。其肉甚美,可为羹臛,又可炙。汉供御物各随其时,惟鸮冬夏施,以美故也。

吕生妻

《庄子》曰:见卵而求时夜,见弹而求鸮炙。

东平吕生,鲁国人,家于郑。其妻黄氏病将死,告于姑曰:“妾病且死,然闻人死当为鬼。妾常恨人鬼不相通,使存者益哀。今姑念妾深,妾死,必能以梦告于姑矣。”及其死,姑梦见黄氏来,泣而言曰:“妾平生时无状,今为异类,生于郑之东野丛木中,黰其翼,嗷其鸣者,当是也。后七日,当来谒姑,愿姑念平生时,无以异类见阻。”言讫遂去。后七日,果一乌自东来,至吕氏家,止于庭树,哀鸣久之,其姑泣而言曰:“果吾之梦矣,汝无昧平素,直来吾之居也。”其乌即飞入堂中,回翔哀唳,仅食顷,方东向而去。

《魏志》曰:夫鸮,天下贱鸟也。及其在林食椹,则怀我好音。

梁祖

《晋书》曰:王羲之好鸮炙。

梁祖亲征郓州,军次卫南。时筑新垒工毕,因登眺其上,见飞乌止于峻坂之间而噪,其声甚厉。副使李璠曰:“是乌鸣也,将不利乎?”其前军朱友裕为朱瑄所掩,拔军南去,我军不知,因北(“北”原作“此”,据明抄本改。)行。遇朱瑄军至,梁祖策马南走,入村落闻,(“明”抄本“闻”作“问”,疑当作“间”。)为贼所追。(“追”原作“迨”,据明抄本改。)前有沟坑,颇极深广,匆遽之际,忽见沟内蜀黍秆积以为道,正在马前,遂腾跃而过。副使李璠、郡将高行思为贼所杀。张归宇为殿骑,援戈力战,仅得生还,身被十五箭。乃知卫南之乌,先见之验也。

《三国典略》曰:齐后主,太上王武成之长子也。母曰胡太后,梦於海上坐玉盆,日入裙下,遂有娠,生於并州。其日有鸮鸣於产帐之上。

盛弘之《荆州记》曰:巫县有鸟,如雌鸡,其名为鸮。

鸣枭

《广志》曰:鸮,楚鸠所生,如驴、巨虚种类,不滋乳也。

夏至阴气动为残杀,盖贼害之候,故恶鸟鸣于人家,则有死亡之征。又云:“鸱枭食母眼精,乃能飞。”郭璞云:“伏土为枭。”《汉书·郊祀志》云:“古昔天子,尝以春祠黄帝,用一枭破镜。”

《西京杂记》曰:贾谊有长沙,鵩鸟集其承尘而鸣。长沙俗,以为鵩至人家,主人当死。谊作《鵩鸟赋》,齐死生,等荣辱,以遣忧累焉。

鸱,相传鹘生三子一为鸱。肃宗张皇后专权,每进酒,常以鸱脑和酒,令人久醉健忘。

贾谊《鵩鸟赋》曰:谊为长沙王傅,三年,有鵩鸟飞入舍,止於坐隅。鵩似鸮,不祥鸟也。谊既谪居长沙,长沙卑湿,自伤悼,以为寿不长,为赋以自广。

又 世俗相传,鸱不饮泉及井水,唯遇雨濡翮,方得水饮。

汉太常孔臧,仲尼之后,以才学知名,作《鸮赋》曰:季夏庚子,思道静居。爰有飞鸮,集我室隅。异物之来,吉凶是符。昔在贾生,有识之士,忌兹鵩鸟,卒用丧己。咨我令考,信道秉直,变怪生家,谓之天神,修德灭邪,化及其邻。

鸺鹠目夜明

梅陶《鵩鸟赋序》曰:余既遭王敦之难,遂见忌录。居於武昌,其秋,有野鸟入室,感贾谊《鵩鸟赋》依而作焉。

鸺鹠即鸱也,为圝,可以聚诸鸟。鸺鹠昼日,目无所见。夜则飞撮蚊虻。鸺鹠乃鬼车之属也,皆夜飞昼藏。或好食(明抄本“食”作“拾”)人爪甲,则知吉凶,凶者辄鸣于屋上,其将有咎耳。故人除指甲,埋之户内,盖忌此也。亦名夜游女,好(“好”字原空阙,据明抄本补。)与婴儿作祟,故婴孩之衣,不可置星露下,畏其祟耳。又名鬼车,春夏之间,稍遇阴晦,则飞鸣而过,岭外尤多,爱入人家,烁人魂气。或云,九首,曾为犬啮其一,常滴血,血滴之家,则有凶咎。《荆楚岁时记》云:“闻之,当唤犬耳。”又曰:“鸮大如鸩,(明抄本“鸩”作“鸱”)恶声,飞入人家不祥。”其肉美,堪为炙,故《庄子》云:“见弹思鸮炙。”又云:“古人重鸮炙。”尚肥美也。《说文》:“枭不孝鸟,食母而后能飞。”《汉书》曰:“五月五日作枭羹,以赐百官。”以其恶鸟,故以五日食之。古者重鸮炙及枭羹,盖欲灭其族类也。

《神仙传》曰:尹轨,字公度。人有怪鸟,鸣其屋上者,以语公度。公度为一奏符,著鸟鸣处。其夕,鸟伏符下死。

又 或云,鸺鹠食人遗爪,非也,盖鸺鹠夜能拾蚤虱耳,爪蚤声相近,故误云也。

鸜鵅

夜行游女

《尔雅》曰:鵅,鵋〈其鸟〉。(郭璞症曰:江东呼鸺鹠为忌欺,亦曰鸜鵅。音句格。)

又云,夜行游女,一曰天帝女,一名钓星,夜飞昼隐,如鬼神。衣毛为飞鸟,脱毛为妇人,无子,喜取人子,胸前有乳。凡人饴小儿,不可露。小儿衣亦不可露晒,毛落衣中,当为鸟祟,或以血点其衣为志,或言产死者所化。

《纂文》曰:鸺鹠,一名忌欺。白日不见人,夜能食蚤虱也。蚤、爪音相近,俗人云:鸺鹠拾人弃爪,相其吉凶,妄说也。

禳枭

《博物志》曰:鸺鹠一名鸱鸺。昼日无所见,夜则目至明。人截爪甲弃露地,此鸟夜至人家拾取爪,分别视之,则知有吉凶。凶者辄便鸣,其家有殃。

常骞为齐景公以周礼之法禳枭,枭乃布翼伏于地死。

《庄子》曰:鸺鹠夜撮蚤,察毫末,昼暝目不见丘山,殊性也。

张率更

《淮南万毕术》曰:鸱鸺致鸟。(取鸱鸺,折其大羽,绊其两足,以为媒,张罗其旁,鸟自聚矣。)

有枭晨鸣于张率更庭树,其妻以为不祥,连唾之,张云:“急洒扫,吾当改官。”言未毕,贺客已在门矣。

《南史》曰:侯景入台城,在昭阳殿廊下居处,常有鸺鹠鸟鸣呼。景恶之,使人穷山野捕焉。

雍州人

《三国典略》曰:侯景矫豫章嗣王拣命禅位於己。将拜受册命,忽有丹嘴鹊集于册书。又夜有鸺鹠鸣于太家鼏上。景深以为恶,自控弦伺之。

贞观初,雍州有人夜行,闻枭鸣甚急,仍往来拂其头。此人恶(“恶”字原空缺,据明抄本补。)之,以鞭击之,枭死,以土覆之而去。可行数里,逢捕贼者,见其衣上有血,问其何血,遂具告之。诸人不信,将至埋枭之所。先是有贼杀人,断其头,瘗之而去,又寻不得。及拨土取枭,遂得人头。咸以为赋,执而讯之,大受艰苦。

韦颛

《广雅》曰:鸩鸟,雄曰运日,雌曰阴谐。

大中岁,韦颛举进士,词学赡而贫窭滋甚。岁暮饥寒,无以自给。有韦光者,待以宗党,辍所居外舍馆之。放榜之夕,风雪凝沍,报光成事者,络绎而至,颛略无登第之耗。光延之于堂际小阁,备设酒馔慰安。见女仆料数衣装,仆者排比车马。颛夜分归所止,拥炉愁叹而坐。候光成名,将修贺礼,颛坐逼于坏牖,以横竹挂席蔽之。檐际忽有鸣枭,顷之集于竹上。颛神魂惊骇,持策出户逐之,飞起复还,久而方去。谓(“谓”原作“诸”,据明抄本改。)候者曰:“我失意,亦无所恨,妖禽作怪如此,兼恐横罹祸患。”俄而禁鼓忽鸣,榜放,颛已登第,光服用车马,悉将遗焉。

《东观汉记》曰:公孙述欲徵李业为博士,业故不起。乃遣人持鸩,不起,便赐药。业乃饮鸩而死。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晋中兴书》曰:烈宗诏曰:"肝飞督王饶,忽上吾〈九鸟〉鸟一口,云以辟恶。此凶物,岂宜妄进?"於是鞭饶二百,使殿中侍御史孙云临於四衢之道焚烧之。

《晋书》曰:石崇出为南中郎将、荆州刺史、领南蛮校尉,加鹰扬将军。崇在南中得鸩鸟雏,以於后军将军王恺。时制鸩鸟不得过江,为司隶校尉傅祗所纠。诏原之,烧鸩於都街。

《山海经》曰:女几之山、琴鼓之山、玉山、丰山、岷山,其鸟多鸩。(郭璞症曰:鸩大如雕,紫绿色,赤喙,食蛇蝮也。)

《淮南子》曰:运日知晏,阴谐知雨。

《吴氏本草》曰:运日,一名羽鸩。

《神农本草》曰:鸩竖南郡,大毒,入五藏,烂杀人。

○鬼车

《荆楚岁时记》曰:正月七日,多鬼车鸟,度家家槌门打户,捩狗耳,灭烛灯禳之。《玄中记》云:此鸟明迕获,一名天帝少女。夜游,好取人家女人养之,有小儿以血点其衣为验。

《岭表录异》曰:有鸟如鸺鹠,又明屙车。春夏之间,稍遇阴晦,则飞鸣而过。岭外尤多。爱入人家,铄人魂气。或云九首,曾为犬啮下一首,常滴血。血滴之家,即有凶咎。

《三国典略》曰:齐后园有九头鸟见,色赤似鸭,而九头皆鸣。

《玄中记》曰:姑获鸟,夜飞昼藏,盖鬼神类。衣毛为鸟,脱毛为女人。名为天帝少女,一名夜行游女,一名钓星,一名隐飞鸟。无子,喜取人子,养之以为子。人养小儿,不可露其衣,此鸟度即取儿也。荆州为多。昔豫章男子见田中有六七女人,不知是鸟。扶匐往,先得其所解毛衣,取藏之。即往就诸鸟,各走就毛衣,衣此飞去,一鸟独不得去。男子取以为妇,生三女。其母后使女问父取衣,在积稻下得之,衣之而飞去。后以衣迎三女,三女儿得衣飞去。

不孝鸟

《神异经》曰:不孝鸟,状如人身,犬毛,有齿,猪牙。额上有文曰:"不孝",口下有文曰"不慈",鼻上有文曰"不道",左胁有文曰"爱夫",右胁有文曰"怜妇"。故天立此异鸟,以显忠孝也。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声明: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于六合联盟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管经济学之太平广记,古典艺术学之太平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