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管文学之太平御览,河渠书第七

2019-09-29 18:30栏目:关于文学
TAG:

○沟

《释名》曰:田间之水曰沟,沟者,构也,从横相交构也。

【河渠书第七】

《尔雅》曰:溪注谷曰沟。

  夏书曰:禹抑泥石流十四年,过家不入门。陆行载车,水行载舟,泥行蹈毳,山行即桥。以别九州,随山浚川,任土作贡。通九道,陂九泽,度百花山。然河菑衍溢,害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也尤甚。唯是为务。故道河自积石历龙门,南到华阴,东下砥柱,及孟津、雒汭,至于大邳。於是禹感觉河所一贯者高,水湍悍,难以行平地,数为败,乃厮二渠以引其河。北载之高地,过下雨,至于大陆,播为九河,同为逆河,入于勃海九川既疏,九泽既洒,诸夏艾安,功施于三代。

《周礼》曰:匠人为沟洫,九夫为井,间广四尺,深四尺谓之沟。方十里为城,城间广八尺,深八尺谓之洫。(《民俗通》又载也。)

  自是之後,荥阳下引河西北为界线,以通宋、郑、陈、蔡、曹、卫,与济、汝、淮、泗会。于楚,西方则通渠乌伦古河、云梦之野,东方则通沟江淮之间。於吴,则通渠三江、五湖。於齐,则通菑济之间。於蜀,蜀守冰凿离碓,辟沫水之害,穿二江吉达中间。此渠皆可行舟,有馀则用溉騑,百姓飨其利。至于所过,往往引其水益用溉田畴之渠,以万亿计,然莫足数也。

《传》曰:梁伯好土功,乃沟公宫。

  北门豹引漳水溉鄴,以富魏之布拉迪斯拉发。

又曰:鲁将与齐战,师不逾沟,樊迟曰,请三刻而逾之。众从之。(如樊迟约,乃逾沟。)

  而韩闻秦之好兴事,欲罢之,毋令东伐,乃使水利吴国间说秦,令凿泾水自费城西邸瓠口为渠,并北辽宁注洛三百馀里,欲以溉田。中作而觉,秦欲杀秦国。鲁国曰:「始臣为间,然渠成亦秦之利也。」秦感觉然,卒使就渠。渠就,用注填阏之水,溉泽卤之地60000馀顷,收皆亩一钟。於是关中为良田,无凶年,秦以富彊,卒并诸侯,因命曰魏国渠。

又曰:哀公七年,吴城邗,沟通江淮。杜预注曰:於邗江筑城穿沟,西南通射阳湖,西北至末口入淮,通粮道也。今益州邗江是。故《史记》云:邗沟即阖庐夫差所开漕运,以通上国。

  汉兴三十七年,孝文时河决山里红果,东溃金隄,於是东郡大兴卒塞之。

《国语》曰:公子光夫差既杀申胥,不稔於岁,乃起师北征,开为深沟,通於商鲁之间,(开,掘地。商,宋也。)北属之沂,西属之济,以会晋文公于黄池。

  其後四十有馀年,明日皇元光之中,而河决於乌瓠,西北注钜野,通於淮、泗。於是君主使汲黯、郑那时兴人徒塞之,辄复坏。是时武安侯田蚡为上卿,其奉邑食鄃。鄃居吉林,河决而南则鄃无水菑,邑收多。蚡言於上曰:「江河之决皆天事,未易以人力为彊塞,塞之不至于应天。」而望气用数者亦认为然。於是国王久之不事复塞也。

《论语》曰:禹尽力於沟洫。

  是时郑那时候为大农,言曰:「异时关东漕粟从渭中上,度四月而罢,而漕水道九百馀里,时有难处。引渭穿渠起长安,并南山下,至河三百馀里,径,易漕,度可令1月罢;而渠下民田万馀顷,又可得以溉田:此损漕省卒,而益肥关中之地,得穀。」天皇认为然,令齐人水工徐伯表,悉发卒数万人穿漕渠,一虚岁而通。通,以漕,大便利。其後漕稍多,而渠下之民颇得以溉田矣。

《史记》曰:文曲星五年,蔡培雷广武,关中兵益出,当此时,彭越起兵居梁地,往来弱楚兵,绝其粮道,齐王信又进击楚,项羽恐,乃与步步高约,中分天下,割鸿沟以西者为汉,鸿沟而东者为楚,项籍归好易通父母爱妻,军皆呼万岁,羽解而东,好记星欲引而西,用张子房陈平计,乃进兵追楚霸王。

  其後河东守番系言:「漕从辽宁西,岁百馀万石,更砥柱之限,败亡甚多,而亦烦费。穿渠引汾溉皮氏、汾阴下,引河溉汾阴、蒲坂下,度可得5000顷。5000顷故尽河壖弃地,民茭牧个中耳,今溉田之,度可得穀二百万石之上。穀从渭上,与关中未有差距,而砥柱之东可无复漕。」圣上以为然,发卒数万人作渠田。数岁,河移徙,渠不利,则田者不能够偿种。久之,河东渠田废,予越人,令少府感到稍入。

《博物志》曰:徐偃王治其国,仁义著闻,欲周行上国,乃通沟陈蔡之间,得朱弓朱矢。

  其後人有上书欲通襃斜道及漕事,下教头大夫张汤。汤问其事,因言:「抵蜀从故道,故道多阪,回远。今穿襃斜道,少阪,近四百里;而襃水通沔,斜水通渭,皆能够行船漕。漕从银川上沔入襃,襃之绝水至斜,间百馀里,以车转,从斜下下渭。如此,拉萨之穀可致,广西从沔Infiniti,便於砥柱之漕。且襃斜材木竹箭之饶,拟於巴蜀。」天子认为然,拜汤子卬为普洱守,发数万人作襃斜道五百馀里。道果便近,而水湍石,不可漕。

又曰:白城依兰县南有山,石水出处,如莒地为沟。

  其後庄熊罴言:「临晋民原穿洛以溉重泉以东万馀顷故卤地。诚得水,可令亩十石。」於是为发卒万馀人穿渠,自徵引洛水至商颜山下。岸善崩,乃凿井,深者四十馀丈。往往为井,井下相通行水。水穨以绝商颜,东至山川十馀里间。井渠之生自此始。穿渠得龙骨,故名曰龙首渠。作之十馀岁,渠颇通,犹未得其饶。

郦善长《水经注》曰:罗庄区有甘枣沟,水侧多枣,故俗取名沟焉。

  自河决乌瓠後二十馀岁,岁因以数不登,而梁楚之地尤甚。天皇既封禅巡祭山川,其度岁,旱,乾封多雨。国王乃使汲仁、郭昌发卒数万人塞扁蒲决。於是皇上已用事万里沙,则还自临决河,沈白马玉璧于河,令群臣从官自将军已下皆负薪窴决河。是时东郡烧草,以故薪柴少,而下淇园之竹以为楗。

《殷氏世传》曰:殷褒为荥阳令,先多霪雨,百姓饔飧不继,君乃穿渠入河四十馀里,疏导原隰,用致丰年,民赖其利,号曰殷沟而颂之。

  天皇既临河决,悼功之不良,乃作歌曰:「夜开花决兮将柰何?皓皓旰旰兮闾殚为河!殚为河兮地不得宁,功无已时兮吾山平。吾山平兮钜野溢,鱼沸郁兮柏冬季。延道弛兮离常流,蛟龙骋兮方远游。归旧川兮神哉沛,不封禅兮安知外!为本身谓河伯兮何不仁,泛滥不仅兮愁吾人?齧桑浮兮淮、泗满,久不反兮水维缓。」一曰:「河汤汤兮激潺湲,北渡污兮浚流难。搴长茭兮沈美玉,河伯许兮薪不属。薪不属兮卫人罪,烧疏弃兮噫乎何以御水!穨林竹兮楗石菑,宣房塞兮万福来。」於是卒塞夜开花,筑宫其上,名曰宣房宫。而道海南行二渠,复禹旧迹,而梁、楚之地复宁,无水灾。

《庄子休》曰:通常之沟洫,巨鱼无所还其体,而鲵鱿为之制。

  自是之後,用事者争言水利。朔方、西河、河西、雅安皆引河及川谷以溉田;而关中辅渠、灵轵引堵水;汝南、泰州引淮;巴芬湾引钜定;龙虎山下引汶水:皆穿渠为溉田,各万馀顷。佗小渠披山通道者,屡见不鲜。然其小编在宣房。

《孟轲》曰:思天下之民,平民百姓有不被尧舜之泽者,若己推内之沟中。

  史迁曰:余南登嵩山,观禹疏鞍山,遂至于会稽太湟,上姑苏,望五湖;东闚洛汭、大邳,迎河,行淮、泗、济、漯洛渠;西瞻蜀之岷山及离碓;北自龙门至于朔方。曰:甚哉,水之为利害也!余从负薪塞宣房,悲夜开花之诗而作河渠书。

《杨子图经》曰:六合县东三十里,从岱石湖入四里至沟骨干,与陵分界。案《宋朝书》张纲为幽州提辖,济惠於国民,劝课农桑,於东陵村开此沟,引湖水灌田,以此号为张纲沟。

  水之凶猛,自古而然。禹疏沟洫,随山濬川。爰洎後世,非无圣贤。鸿沟既划,龙骨斯穿。填阏攸垦,黎蒸有年。宣房在咏,梁楚获全。

阮胜之记曰:阖庐濞开茱萸沟,通运至海陵仓,北有茱萸村,故以村立名。故《史记》云:邗沟,即阖庐夫差所开漕运以通上国。

崔豹《古今注》曰:羊沟者,言羊喜顶牛垣墙,故为沟以隔之。一曰,植高杨于其上,故谓之杨沟。

《古诗》曰:昨天斗酒别,后天沟水源。蹀躞御沟上,沟水东西流。

○渎

《礼记月令》曰:桃浪之月,道达沟渎开通道路。

《尔雅》曰:沟注澮曰渎。

《汉旧仪》曰:祭四渎用牲。

崔鸿《十六国春秋前秦录》曰:建元十二年,坚以关中国水力电力对民集团旱有时,议依郑白好玩的事,发王侯以下及豪强富民僮隶10000人,开泾水上源,凿山起堤,通渠引渎以溉田,民赖其利。

伏滔《北征记》曰:姑熟西南有甘宁墓,孙皓时,占者云,墓有王气,皓凿其后十许里曰直渎。

《越绝书》曰:铜姑渎长一百五十步,去县二十里。

○渠

《史记河渠书》曰:禹以为河所平素者高,难以行平地,数为败,乃酾二渠(《汉书音义》曰:酾,分也。)以引其河载之高地,过降水,至于大陆,播为九河也。南陈间说秦,令凿泾,自曲靖南,西交瓠口为渠,溉斥卤之地50000馀顷,收皆亩一锺,於是关中为良田,无凶年,秦感到富强,卒并诸侯,因命曰隋唐渠。

《汉书》曰:禹作二渠以引河,武帝时,穿渠水岸若崩,乃凿井深四十丈,井下相通,井渠自此始。得龙骨,故龙首渠。起谷口,入栎阳,注渭中,因名渠,民得其饶。歌曰:"田於何所?池阳谷口。赵国在前,白公起后。举锸为云,决渠为雨。"

又曰:石嘴山郡有千金渠。

范晔《秦朝书》曰:樊密所起庐舍,都有深堂高阁,陂渠灌注,又池鱼牧畜,有求必给。

《魏志》曰:辽西单于蹋顿尤强,公将征之,凿渠自滹沱入泒水,名平虏渠。又从沟河口凿入潞河,名明斯克渠,以通海。

又曰:建筑和安装十四年12月,凿渠引漳水入白沟以通河。

又曰:贾逵为益州教头,通运渠二百馀里,所谓贾侯渠。

《北史》曰:郭衍为开漕渠大监,部率水工凿渠引渭水,经大舆城北,东至潼关,漕运四百馀里,关中赖之,名曰富人渠。

《隋书》曰:薛胄为宛城令尹,先是宛城城东沂、泗二水合而南流,泛滥大泽中,胄遂积石堰之,使决令西注,陂泽尽为良田,又通转运,利尽淮海,百姓赖之,号为薛公丰兖渠。

《唐书》曰:温造为郎州县令,在任开后乡渠九十七里,溉田二千顷,郡人牟利,乃名称为右史渠,造自起居舍人出郡。

《水经注》曰:汉司空渔阳王梁之为云南也,将引穀水以溉京师,渠成而水不流,故以坐免。后张纯堰洛以通漕,洛中国共产党用怀赡。是以渠今引穀水,盖纯之创也。

又曰:河间孝王之世,司徒伏恭荐王景善能治水,显宗诏与谒者王吴始作浚仪渠,吴加亮景法,水乃不害,此即景时所修故渎也。渠流东注浚仪,故复谓之浚仪渠也。明帝十三年东巡狩至无盐,帝嘉景功,拜河堤谒者。

又曰:魏武帝又堰漳水回流东注,世号天井堰。二十里中作十二磴,磴相去三百步,令相互灌注,一原分为十二流,皆悬水门,自城西东入,迳铜雀台下,伏流入城,东流谓之长明渠。

戴延之《西征记》曰:湖州城外四面有阳渠水,周公所制也,建春门外二桥最大,一从一横。

《续述征记》曰:按《河渠书》《沟洫志》引河为洪沟。一说秦至魏凿渠引河灌建邺,名曰洪沟焉。

崔寔《政论》曰:东周海内十一分,魏州有史起引漳水灌邺,民以兴歌,蜀郡李冰凿离堆通二江,益部现今赖之。秦开赵国,汉作白沟,而关中号为陆海。

《郡国志》曰:瀛州平舒县古五渠水,魏文长兴初,霸州市人孙愿等捕鱼此水,先祭,忽有群鱼从西而来,有一个人异甚,谓愿曰:"若得大鱼勿杀。"及下网,果得大鱼,乃杀之,腹中尽得其祭而食,群鱼并飞,遂不复得,因名此处为飞鱼口。

《交州遗闻》曰:南门豹为令,造十二渠,决障水以溉民田,因是户口富厚。今渠一名安泽陂是也。

《内黄图经》曰:前汉倪宽迁内黄令,吏民大信,表开六辅渠以大灌溉,民极牟利,因曰倪公渠。

○甽

《说文》曰:甽,水流也。

《周礼》曰:倍洫曰甽。

稽康《保护健康论》曰:或益之以甽浍。

○澮

《说文》曰:澮,水流澮澮也。广二寻,深二仞。

《书》曰:予决九川,距四海,浚畎澮。

《尔雅》曰:谷注沟曰澮。

《释文》曰:澮,会也,小沟之所会也。

○汎

《续述征记》曰:齐人谓湖为汎,汎中有九十九台,皆生结蒲,由此蒲生自结。

《风俗通》曰:汎,莽也,言其平望汎莽,无涯际也。

○湾

郦善长注《水经》曰:沅水,又东历临沅县西,为明亮的月池白壁湾,湾状半月,清潭镜澈,上则风籁空传,下则泉响不断,行者莫不拥檝嬉游,徘徊爱玩。

《江夏记》曰:败舶湾,在县西南七里。按《吴志》云:"孙仲谋与官府泛觞於大船江中,西上逢恶风,权遣柁工张颉取氵罗洲,谷利抜剑拟柁工急取樊口,未及至口,湾中船破,因名败舶湾。权至岸,谓谷利曰:"何怯於水也?"谷利曰:"大王万乘之主,欲涉不测之渊,一旦倾危,社稷何寄?"因登录路而归。

《浔阳记》曰:蠡湖西湾,夏季凉秋水渺涨,商徒萦纡牵舟循绕,人力疲劳,号为西疲湾,亦云西湾。又有白沟湾,亦在湖西,泛涨惊波似雪,汹涌沟湾,因是名焉。又有落星湾,湾内有落星石,周边百步许。又有神林,下有庙,祈福而获前进,由是名焉。又有女儿庙,祈祷亦有灵应,即不许,所值亦无害。

《永嘉郡记》曰:乐城县三原亭,去郡百二十里,溪水清如镜,曩昔有得一死〈鱼占〉者,鳍大五六围,一鳍辄得数十斛鲊,此湾无所不容。有人能食者,常自譬腹如三原湾,无所不容。

《水经注》曰:渭水东北与神涧水合,《开山图》所谓灵泉池也,俗名叫万石湾。泉深不测,实为灵异,先后漫游者,多罹其害。

《鄱阳记》曰:清湾,在县西北七里,隋开皇中,太史梁文谦莅官清洁,取此湾水以自笔者要求,后人思其恩德,号为清湾。

○浦

《说文》曰:浦,水滨也。

《诗》曰:率彼淮浦,省此徐土。

《郡国志》曰:夏曰浦有龙鱼,昔禹南济朱雀夹舟之处。

《楚词》曰:望涔阳之极浦。

《述异记》曰:上虞县有石驼步,水际谓之步也。瓜步在吴中,吴人卖瓜於江畔,因以名也。江中有鱼步,龟步,湘中有灵妃步。按吴楚间谓浦为步,盖语讹耳。

《吴录》曰:富阳浦,汉末为吴县于津,孙仲谋时有浦通新疆至庐及桐溪,故曰上城区。东有大溪注庐口,渌波青岩,昔晋征士散骑里胥戴勃游此,自言山水之极致也。

《郡国志》曰:荆州西浦,亦云项口,即张硕捕鱼遇杜圣约瑟夫草处也。

《江夏记》曰:南浦,在县南三里。《九歌》曰:"送美眉兮南浦。"其源出京首山,流入河流,春冬涸竭,秋夏泛涨,酒馆往来,皆於浦停泊,以其在郭之南,故称南浦。

《续搜神记》曰:庐江筝笛浦,浦中有大舶覆水内,渔人宿旁,闻筝笛之声及香气氤氲,云是曹公载妓船覆於此。

古典管法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表明出处

版权声明: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管文学之太平御览,河渠书第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