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鸿章与西太后,第七十四章

2019-09-17 10:14栏目:关于文学
TAG:

第七十四章誓言 被奸滢的宫女人头落地了,就此大阿哥被废,端王被判削去爵位,另外还有不少王室的人受到革职与降级的处分,名单长长一串,但这份名单摆到谈判桌上,蓝眼珠的外交官一阵冷眼斜视,黄头发的军官一通嗷嗷怪叫,大为不满。特别是胸前挂着勋章的瓦德西还发出警告之音:“堂堂八国联军岂能被这样一张烂纸拦住我们的征服脚步,我们将攻入西安,我们将直接惩凶!”尾随着话音,他抡圆了胳膊擂响了桌子! 谈判桌是双方对等的阵势,怎么竟出现如此以势压人的局面!奕匡力吓得险些溜下座椅,亏他扶住桌面,没有当场出丑。李鸿章就也双手紧扶桌面,忙为王爷遮掩一二,接着是昂首挺胸,反而纵出一串笑声:“司令官阁下,你的胃口好大,居然还要进西安城!我必须提醒你一点,西安与北京的距离不同于天津与北京的距离,路远而又山多,天寒而又风大。”联军司令官傲气冲天:“你应该明白,中国再大,我们想到哪里去就能到哪里去。”李鸿章还是笑着说:“司令官阁下,你的勇气可嘉,只是这笔账你算了没有?要用多少船运兵?又要用多少船运枪支弹药?”多么可怕的一笔账,算得瓦德西舌头发短,但他还是傲气冲天:“我们有的是船,有的是兵,有的是枪支弹药,你不相信这一点吗?”李鸿章仍然笑着说:“我当然相信这一点,但我也相信另一点,我们西北是个荒凉而又贫困的地区,人烟稀少,你们挤不出什么粮食。我还相信另一点,狂风大作,你们不是施放毒气弹吗?狂风也会把它吹散!”这是沉重的一击,为了再加重分量,李鸿章就也抡圆了胳膊擂响了桌子。他回敬了一着。 所有在场的人都惊住了,作揖外交家居然针锋相对,也来了这么一手,这样一来,谈判还怎么进行?在惩凶之后还有赔款一项呢,那才是最要紧的呢,蓝眼珠的文官赶忙出来打圆场。李鸿章赶忙也就此下台:“彼此都需要冷静冷静,暂且休会如何?” 李鸿章回到寓所,身上湿漉漉的,脸上却挂满了霞彩,在他一生的作揖外交中总算还有这么一着。他得意地接过跟班的热毛巾,又接过跟班的盖碗茶。刚刚张口,茶没喝进去,血却涌出来。这是怎么回事? 人们慌手慌脚地把他架到床上,血还一口一口地向外涌着。李鸿章格外松着笑丝,仿佛在发誓言:“不要慌,我老和尚撞钟一定要撞到和约完成。”他两眼落在奕匡力身上:“请你立即用重笔写奏电,非多扔出一些人来舍车保帅不可。”又两眼移到幕僚身上:“快请法国使馆的医生来诊病,他医术高明,再借他传出消息,我的缓兵之计也就可以一拖再拖了。”他两眼又移回奕匡力身上:“拖也只能拖上一步两步,请皇太后痛下决心吧。”

第七十七章兔儿爷坐供台 奕匡力败下阵来,驮着一脸青黄蓝绿进了庆王府。惊得福晋一阵尖叫:“我说王爷,你是受了惊还是挨了骂?怎么一副落汤鸡的架势!”奕匡力沉了又沉,仿佛这才找到自己的舌头:“比受惊还受惊,比挨骂还挨骂。我不该独闯谈判桌啊,把皇太后牵出来了!”福晋又一阵尖叫:“我的天,皇太后若是和皇上大调个,她进了瀛台,咱们庆王府还住得成吗?”奕匡力急得捶头:“你就别唠叨这些了,快给出个馊主意吧。”福晋的馊主意张嘴就来:“你就老老实实挂个二牌,把这事推给李鸿章。他眼下成了刚出屉的香饽饽,连皇太后都让他三分。”奕匡力连连点头,只是吸着气问:“我又怎么推给他呢?”福晋叹着气说:“你就放下架子,向他口吐真言。只要他出了主意,那就一块膏药贴在他身上了。”奕匡力连连点头,只是越发为难:“我这王爷的架子能放得下吗?再说我又怎么口吐真言呢?总得找个台阶,台阶在哪?” 倒是李鸿章为这位王爷铺了个台阶。李鸿章的两位助手下午就赶到庆王府,一个急说:“瓦德西对惩凶名单大为不满,立马去见中堂,再次提出带兵直捣西安,捉那不上名单的罪魁祸首。中堂要他再等三日,必有圆满答复。”一个紧讲:“不仅惩凶的要求极严,赔款的数目也极大,竟是四亿五千万两!”一个又说:“其他条款也很苛刻,但那已属次要,不必再争再议了。中堂的意思,和下来要紧。”一个又讲:“中堂的意思,请庆王爷重笔再加重笔,奏电皇太后,只能舍车保帅,只能委曲求全。顾不了别人了。” 奕匡力自然顺着台阶往下爬,找来幕僚代拟一份电稿,然后急急忙忙来见李鸿章。万没想到他被拦在院门外面。李鸿章又吐血了,连电稿也不能修改了,只是带出一句话来,奏电还要重笔再加重笔。堂堂的庆王爷竟然被挡在门外,奕匡力已经觉得伤了体面;电稿又被一句话否了,更是一张脸没处搁没处放的。王爷的架子没放下,反而倒端了起来,他把电稿朝桌上一摔:“怎么重笔再加重笔的?我就这点气力了。” 倒是巴不得这位王爷缩手呢。李鸿章的两位助手赶忙双手抱拳,但话来得烫鼻子烫脸。一个急说:“只能依着中堂的意思念经,限期只有三天,不能再拉锯了。”一个紧讲:“中堂的声望摆在这里,连瓦德西司令官都是换穿便服,以探病的身份前来软中透硬的。”一个又说:“庆王爷放心,瓦德西不过加加压力而已,他真能带兵攻进西安吗?中堂早为他算过这笔账了。他是心服口不服罢了。”一个又讲:“中堂还有话,正好借这压力促成舍车保帅,皇太后和皇上都稳住不动,这已是最好的结局。” 奕匡力只好木着脸说:“我兔儿爷坐供台,你们二位动笔吧。”

版权声明:本文由六合联盟发布于关于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李鸿章与西太后,第七十四章